Snap銳意創新無人能及 (姚穎謙) – StartupBeat

Snap銳意創新無人能及 (姚穎謙)

By on April 29, 2017

本文作者姚穎謙,為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財務總監,為《信報》撰寫專欄「上善若水

美國有近七成年輕人以Snapchat作為日常的溝通工具。(路透社資料圖片)

美國有近七成年輕人以Snapchat作為日常的溝通工具。(路透社資料圖片)

「上善若水」專欄自2013年中至今,成立接近4年,以寫美股及價值投資為主,卻不以此為限,今期為趕上科網熱(Alphabet和Amazon公布了甚佳的季度業績),所以講一講Snap。

Snapchat的起源是2011年三位史丹福大學學生讀書時一份有關產品設計的習作,起初名為Picaboo(名字來自Peek-a-boo,一如與嬰兒戲耍時大人的面孔一樣,Snapchat的相片會突現又迅間消失);在2011年9月正式改名為Snapchat。它是一班朋友的的首選溝通媒介,擁有與Facebook善於廣播訊息剛好相反的特性,側重迅速豐富的圖像發布和高私隱。

曾拒天價收購捱批

機靈的Facebook(fb)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淺嘗敗績後(fb於2012年末曾推出Poke功能挑戰Snapchat),曾試圖以當時的天價30億美元作收購要約,被Snap的行政總裁施皮格爾(Evan Spiegel)斷然拒絕;後者也因此被批評瘋狂、傲慢。

直至現時Snap巿值逼近300億美元時,人們才真正相信施皮格爾獨具慧眼。現時公司每日處理25億個訊息,每日活躍用戶高達1.58億個,最煞食是美國3600萬個13至24歲的年輕一代中,有七成以Snapchat作為日常的溝通工具。在6年間Snapchat的活躍用戶量已超越美國另一國寶級的平台Twitter,成為科技界最矚目的溝通工具。

Snapchat的特色是什麼?Snap的定位是相機公司(camera company),希望透過手機鏡頭解決一切溝通障礙,它的用家通過名為snap的相片或視頻互通,這些snap的特色在僅會在很短的時間(1至10秒)出現在接收者的手機內,時間過後就會從接收者手機及伺服器中消失,高私隱度使它倍受年輕一代所推崇(事實上Snapchat曾因成為性愛短訊發布媒介而聞名)。通過Snapchat傳遞的訊息存活期都很短,在my stories的圖片會存活24小時已是Snapchat系統內現時的極限。

科網企重視個人主義

Snapchat推出的新功能不斷,令人注目。據Snap IPO的S-1申報所記載,Snapchat在2013年推出故事模式(Stories)、智能濾膜(Smart Filters) 及訊息重播(Replay),2014年引入能因應用家身處位置提供的Geofilters,2015年提供Discover,開始容許用家跟蹤網媒和新聞社的第三方發布的內容;Snap的利潤來自廣告,有Snap Ads、Sponsored Geofilters和Sponsored Lenses三個產品,目前利潤能力不高。不過,巿場對公司短期內能否獲利並不看重,Snap能否持續創新才是最重要,因此對管理層的研究是本文的焦點。

科網公司之所以重視個人主義,是由於一間公司的成敗,主要繫於注意管理層的創造力,而非團體精神:Jeff Bezos出名嚴苛又吝嗇,Steve Jobs脾氣暴躁不易相處,然而他們主事的兩間企業亞馬遜(Amazon)和蘋果都成為獨當一面的巨無霸。是故,也許如Snap的主要投資人IVP合夥人Todd Chaffee所言,研究Snapchat的創辦人(尤其是施皮格爾)是投資Snap與否的關鍵。

Snap的始創人是施皮格爾、墨菲(Bobby Murphy)與布朗(Reggie Brown)(但布朗與二人不歡而散,在收取1.58億美元後已「被消失」,現時Snap由施皮格爾和墨菲操作,手上共控有88.5%投票權)。混有英、蘇(格蘭)、愛、中、菲血統的墨菲在史丹福大學考取數學及電算系後「真.畢業」(施皮格爾因要為Snapchat產品趕工,在差幾個學分便能畢業下綴學),其人低調,沉穩機智,主力研究Snap的新產品和電腦技術,據稱目前正在開發的秘密武器都由他親手主理,是公司的CTO。

施皮格爾則是Snap的靈魂,也可以從他身上看出Snap無人能及的地方。他家境富裕,因此可以為理想而活。他曾解釋道,當年緊緊擁抱公司不賣盤給fb的原因,是他對自己能夠填補現時互聯網溝通模式、在創新上一直超越同行(out-innovate)信心爆棚。事實上,fb先後出現的Poke,到Instagram filter、fb stories、Instagram stories等,全都充斥着Snapchat的影子;朱克伯格看似有心有力【註】,卻一直只能仿效Snapchat,不能否認施皮格爾這個靈魂確實有過人之處。

fb東施效顰失自身特色

更令fb頭痛的是,生硬的抄襲只會讓fb雜亂無章,功能被引入後盡見水土不服。各位不難發現,手機版fb上方的fb Stories,以及把屏幕向左撥顯示出的類似Snapchat的鏡頭介面。但各位問一下自己,自推出以來,自己或朋友有否用過?用了幾多次?不受歡迎的原因,正正在於fb是向大眾傳播訊息,「呃like」以成為KOL(意見領袖)的首選平台。fb不是朋友間發私密短訊的地方,引入太多自相矛盾的功能,只會讓fb的用戶體驗轉差,這在多年前ICQ(黃金時期在1998至2005年,騰訊QQ的參考對象)已有先例。

由此可見,fb要進攻Snapchat的年輕巿場甚有難度(fb本身亦有過分政治化的問題,詳看筆者專頁),重新開發一個新產品也與本身企業文化相左,亦很可能被Snapchat的創新力比下去,對Snap的威脅並非如想像中大。粵語有云「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筆者在下集將介紹Snap現時的估值水平,以及有意「趁早」的投資者,有何需要注意的地方。

註:”I feel like I’m not doing my job if I spend any of my energy on things that are silly or frivolous about my life so that I can dedicate all my energy into building the best products and services.”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open Q&A session 2014.

更多姚穎謙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