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壁壘未打破 FinTech追落後有難度 – StartupBeat

支付壁壘未打破 FinTech追落後有難度

By on April 21,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本港金融科技發展仍落後全球不少地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本港金融科技發展仍落後全球不少地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早前透露,本港的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融資能力出色,過去兩年已從不同地區吸金31.2億元。為探討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今期邀請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陳家豪(Emil Chan)分享業界最新動向。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陳家豪 智慧城市聯盟 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

尹:客路(KLOOK)、啦啦快送(Lalamove)兩間知名度較高的初創企業,近期分別各自籌得新一輪2.3億元資金,香港的金融科技公司過去兩年已累計獲得數十億元注資,這是否代表我們在這方面的發展漸見起色?

陳:我同意之前是一潭死水,現在有起色是因為受到全球投資氣候好轉影響,但香港的金融科技仍落後於外國及內地。

尹:可能我們的金融基建或實際使用科技的情況無法真正與生活互動,還停留在銀行服務的層面?

陳:是的。本港金融科技只局限支付,要做好支付才能添加其他功能。港府很遲才發出電子支付牌照,發牌後形勢較混亂,各支付公司要混戰一輪後才知誰是領袖。

看好港產獨角獸

尹:根據投資推廣署的一項調查,去年8月本地金融科技初創公司有138間,按年增16%。你有沒有看好一些金融科技相關公司?

陳:有幾間前景不錯,當中Tink Labs規模較大,即使它沒有公布融資及估值金額,但我相信它將晉身獨角獸(估值10億美元以上)之列。

Tink Labs是一間通訊公司,不是直接使用金融科技。由於電話漫遊服務收費昂貴,Tink Labs看準商機,在酒店放置能上網的手機,讓遊客租借。但在香港遇到支付壁壘,難以向遊客收費。若使用傳統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等,由於大多不是由本地機構發卡,較難追溯,而且有可能是假卡,對方欠賬後或逃之夭夭。Tink Labs改為跟酒店合作,直接把手機放在房間,由酒店先代客支付費用,有問題的話由酒店負責。當支付壁壘解除後,Tink Labs便可發展其他生意。

尹:我們一直以為,Tink Labs是一間遊客服務公司,原來也跟支付有關。

陳:第二間有潛力的創企是Neat,專攻手機支付,其應用程式製作得很專業,但遇到一個很大的障礙,就是香港的第三方支付與傳統支付系統之間沒有對接橋樑。假設要使用Neat這類電子支付賬戶,便得用上現金充值,令人很氣餒。

尹:電子支付要用現金充值,實有點本末倒置。

陳:即使賬戶能通過銀行戶口直接充值,也要經過一大堆申請手續,而且不是即時批核,香港就是缺乏實時支付機制。

尹:金管局早前公布,去年第四季本港使用中的電子支付工具,總數已突破4000萬個賬戶。撇除逾3000萬張八達通卡,估計其他電子支付工具約有700多萬個賬戶,這是否一個意外驚喜?

陳:我相信當中超過八成都是「死賬戶」。大家開設了電子支付的戶口,一天能否用上一次?可能一個月也沒用到一次。每次想用時,也要到便利店以現金充值,大家就不想再用。

「死賬戶」估計佔八成

尹:金融科技有許多範疇,例如區塊鏈技術,對於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你有什麼期望?

陳:我的期望是香港不要再做「獨家村」。港府推出的區塊鏈技術只是以本地為標準,惟放眼世界各地研究相關技術,都是幾個地區的政府攜手合作發展,香港卻沒有這樣做。

香港市場小,就算制定自己的區塊鏈標準,若然無法跟中國大陸及外國銜接,就不會有人採用。我期望港府先改變管治思維,再看看外地的區塊鏈系統哪個適用於香港。

尹:你認為香港在哪個範疇最有機會應用此技術?

陳:區塊鏈可應用在物流業,透過該技術能追溯生產源頭以至銷售;有關技術也適用於證券交易,現時買賣後對賬需時,若使用區塊鏈就可以簡化驗證程序,加快交易時間。

另一個例子是香港男士在內地娶妻,先要取得「寡佬證」,以證明自己未曾結婚。這些婚姻註冊資料是公開的,若把它放上區塊鏈,市民就可即時查看伴侶的婚姻狀況,例如是否曾經離婚、結過多少次婚等。

尹:看來區塊鏈有不少發展空間,希望金融科技的初創公司看完今集節目之後,將在這方面進行深入研究。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尹思哲(左)及陳家豪認為,區塊鏈若應用在驗證方面,可加快交易時間。

尹思哲(左)及陳家豪認為,區塊鏈若應用在驗證方面,可加快交易時間。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