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經濟的莊閑(老占)

By on February 22, 2017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圖片來源:Jlhopgood

圖片來源:Jlhopgood

這段時間,整個中國互聯網圈都是五行欠水的新聞,缺錢的氣息像霧霾一樣瀰漫在空氣中。樂視欠錢、拖欠供應商、裁員這種新聞, 鮮血淋漓,現實慘淡。

回想二○一五年,那時這些StartUp公司多麼風頭無兩,樂視、騰訊、阿里、滴滴、Uber,以及所有的VC、PE、基金都像飲大了,去到百家樂台,你一億、我二億,Uber之戰,蘋果拿了十億美元投資滴滴壓軸,塘邊鶴靜晒。

你沒發現,這幾個月,大都沉默了嗎?滴滴程維和聯想富二代柳青的報道幾乎絕跡。滴滴代表什麼?滴滴代表的共用經濟,實際上將城市基礎設施網絡化了,更實際說法是,這塊田被我承包了。玩中國的遊戲,必須搞清中央、地方、有產、無產的關係,誰是莊閑,歷代經濟的玩家,每一個朝代都很清晰啊。

騰訊的微信小程式一出,大小玩家high爆,一天之內很多券商、基金公司利用此平台做生意,包括建信基金、廣發基智理財、華夏基金通等,三天之後,被中證監緊急叫停,關於開戶、交易功能全部廢武功。

互聯網愈來愈像一台百家樂,錢就這麼多,你多一蚊,我就少一蚊。本來玩百家樂是互聯網圈內部的事情,結果這些公司的規模愈來愈大,而且,直接動了直轄市的蛋糕,地方還是去中央投訴,哎呀,一家來自深圳的九十後公司,居然搶了我本地老爺的飯碗。

相比之下,Uber確實厲害。極其體面地退出中國市場後,繼續強力玩大全球市場老大位置,等待IPO,估值已經衝破五百億美元,堪稱獨角獸之王。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哪一家可以衝出國門?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