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無人駕駛時代 司機變夕陽職業? – StartupBeat

邁向無人駕駛時代 司機變夕陽職業?

By on February 10,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優步正在世界各地試行無人車,但仍設有司機應付突發事故。(法新社資料圖片)

優步正在世界各地試行無人車,但仍設有司機應付突發事故。(法新社資料圖片)

 

主持:尹思哲《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佘雋知Uber香港區總經理

馮德聰光子網絡數據中心行政總裁

 

隨着無人駕駛開始流行,司機這職業會否消失?對香港推動智慧城市,改善路面交通秩序,這科技又有何好處?《信報》StartupBeat今次請來Uber(優步)香港區總經理佘雋知(Kenneth She),以及光子網絡數據中心行政總裁馮德聰(Paul Fung),一齊探討這方面的問題。

未來再無交通燈

尹:「無人(駕駛)車」以前是科幻故事的情節,現在可想像數年後,世界各地都有無人車在道路上駕駛,美國三藩市更已投入測試。你們覺得香港會否很快出現無人車?

馮:若有一天交通數據開放,有城市中央交通資料系統,可實時安排交通流量及密度,未來路面可以完全沒有交通燈;街上的交通標誌及訊號,只為行人而設。隧道塞車可以調動無人車,交通流量不再以價格控制,而是用資訊去控制,才是真正的「智慧城市」,並非現在的「講價城市」。

佘:同意這是未來趨勢,為何人們覺得這是好產品,因為它安全。我們公司在兩年前,已投入研發無人車。跟其他大車廠一樣,可預期這是未來受歡迎的產品。不少路上的意外都是人為造成,若有良好系統,相信可避免意外發生。

尹:當無人車成為趨勢後,司機是否會失業?

馮:隨着社會自然演化,許多職業會逐漸消失。今時今日,很少見到政府再聘請打字員,但沒有打字員上街示威要求保留職位。

佘:同意這是演化過程,但只是對司機的要求不同了。司機不用再留意紅綠燈及塞車情況,只須安坐車廂,應付突發事故。

人類的工作一直在演變,以前銀行沒有自動櫃員機(ATM),人們要去銀行排隊提款 ﹔現在有自動櫃員機,銀行仍存在,只是銀行職員的工作性質比以前進階了。

倡大嶼山做測試

尹:香港需要什麼條件,才可讓無人車行走?Tesla早前推出自動導航(Autopilot)功能,曾經有朋友試過,一去到多高樓大廈的位置,或者上斜落斜,便變得不太可靠。你們覺得香港發展無人駕駛,會否有先天缺陷?

馮:大部分無人駕駛系統於外國研發,香港的交通密度、行車距離、地理環境,都跟外地有很大分別。換言之,那些並非為香港這類高密度環境而設的自動駕駛系統,可能出現不適應情況。

佘:系統測試未必在香港推行,無法硬套在香港交通系統上,要看系統的學習能力有多強,科技演化很快;還要視乎政府及相關監管機構是否抱開放的心態,讓香港嘗試新科技。我建議可以先開放某一地區試行,再推展至其他地區。

馮:其實,香港有一個地方可以測試無人駕駛,那就是大嶼山,因為交通密度較低。

比司機更守規則

尹:若車輛沒有司機,起初是否很難說服市民去接受無人駕駛?

佘:從運作Uber的經驗看到,形形色色的教育很重要,讓人接受新模式、跟人解釋這是安全的選擇。

馮:有些司機不守交通規則,無人車則不會有這樣的情況。政府可以正面看待無人車,因為它可令香港的交通規則更有效地在路面上執行;必然會有既得利益者不想轉變,但社會不斷變化,總不能螳臂擋車。正如今天,不再有人拿着Nokia 3210,未來無人會想親自駕駛車輛外出。

尹:若無人車普及後,還需要交通警嗎?

馮:仍需要的,屆時交通警專門檢控行人亂過馬路,因為沒有車輛會觸犯交通規則,只有行人會犯規。交通警的功能不同,主要維護行人的人身安全,社會就是這樣變化。

3 10FEB

(左起)《信報》科技編輯尹思哲、Uber香港區總經理佘雋知、光子網絡數據中心行政總裁馮德聰。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