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落單vs智能衣櫃 洗衫店奇招制勝

By on February 6, 2017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0206_01

Sunshine24除了自助洗衣機,亦設有電子儲物櫃,供客戶24小時使用。

香港地寸金尺土,在室內洗衫晾衫既佔據生活空間且不易乾;把衣服拿去洗衣店又要遷就營業時間,令不少打工仔費煞思量。幸而近年有網上洗衣平台,讓用戶以手機落單,專人上門收衫後,再委託工場清洗及乾衣。與此同時,傳統連鎖洗衣店亦積極轉型,例如結合電子儲物櫃方便顧客隨時取衣,加強自助洗衣服務,力求以科技殺出重圍。

BONI:隨時轉場打破行規

李嘉浩是網上預約洗衣平台應用程式BONI的創辦人。他的創業意念源自兩年前一次外遊後,帶回一堆未洗的冬季衣物,卻因工作關係,沒時間拿到洗衣店,「早上洗衣店仍未開門,下班後洗衣店已經關門」,結果污衣在家中擺了整個星期。他同時發現身邊朋友也有相同問題,使他萌生創立BONI(諧音「幫你」)的想法。

為了解洗衣行業生態,他與拍檔不惜親身到不同洗衣店做店員,甚至往洗衣工場做洗衫工人。他倆做了4個月「臥底」後,發現傳統洗衣業存在不少問題,例如坊間的洗衣店通常把要乾洗的衣物交予洗衣工場負責,惟小店往往無議價能力,加上工場壟斷服務,洗衣質素難有保證。

李嘉浩由去年2月開始營運BONI,專門為客戶上門收衫,再拿去洗衣工場,清洗完畢便送回客戶府上。他指出,BONI客人可以為洗衣質素評分,及向工場反映意見。由於BONI屬於網上平台,服務覆蓋本港多個地區,若發覺服務有質素問題,可以隨時轉換工場,「我們協助客人監察工場質素;同時也為工場把關,客人不能胡亂作出無理要求。」如客人衣物損毀,並證實由工場造成,BONI會作出賠償。

預約上門收衫服務其實一直存在,但主要透過打電話或WhatsApp下單,那麼手機App的優勢何在?李嘉浩解釋:「程式不單止有落單功能。使用過程中亦會向客人報價,衣物如有損毀要告知;又要列出衣物清單,以至預約送回的時間。」BONI也會報告衣物清洗的程序,資訊非常透明。最快一日內就可把衣物送回客人家中。

李嘉浩直言香港居住面積細小,亦有利洗衣服務營運:「在香港,晾衫有困難,居住空間不大,室內缺乏地方曬晾衣物,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露台。」因此他對BONI發展十分樂觀,即使沒有投資者注資,仍深信可自負盈虧。

李嘉浩認為,香港居住空間小,洗衣服務有發展前景。

李嘉浩認為,香港居住空間小,洗衣服務有發展前景。

0206_04
Sunshine24:衣櫃聲音導航

另一方面,24小時營業的自助洗衣店愈開愈多,沒有駐場職員,客人自己開動洗衣機清洗衣物,以八達通付款。為了讓客人消磨時間,店內通常設有免費Wi-Fi、手機充電服務及食物售賣機。

陽光洗衣集團總監江麗萍表示,旗下的Sunshine24同時提供自助洗衣及專人洗衣服務。店內設有自助洗衣機及乾衣機,同時擺放「智能衣櫃」(電子儲物櫃),客人只須把磅洗衣物放進其內,員工之後便會拿出清洗,然後放回儲物櫃讓客人取回。智能衣櫃有聲音導航,教導客人下單程序,有效減輕人手壓力。

記者跟Sunshine24店內的一位女客人傾談,對方說很害怕把衣物交給洗衣店,因為不知他們會否夾雜別人的衣物一起洗,覺得自助洗衣較為安全。

該公司早於10年前已開始經營自助洗衣服務,當時店舖朝八晚八有職員駐場,打烊後客人仍可選用自助式洗衣機,「像銀行般,白天有員工,晚上關門後,客人便可使用自動櫃員機。」

港人居住空間愈來愈細,加班時間愈來愈長,為24小時營業的自助洗衣店締造有利營運條件。江麗萍透露,有客人跟她說家裏放不下洗衣機,或者洗衣機的容量不足以清洗一家人的衣物量,因此幫襯他們。

江麗萍和丈夫由1993年起經營陽光洗衣,現已有80間分店,部分屬特許經營,至今仍保留傳統的洗衣店模式。她說有不少客人仍需要把衣物交予他人清洗,所以傳統洗衣店生意依然興旺。有些人會以加盟形式投資開設自助洗衣店,由於毋須聘請全職員工長駐店舖,人手成本較低,運作較容易。她表示,自助洗衣店的回本期約3年,較傳統洗衣店為長,原因在於有店員管理的店舖,生意額會較高,「始終有人去服務自己,客人較樂意光顧。」

江麗萍相信,自助洗衣是大勢所趨,預期將有愈來愈多客人喜歡這類體驗。為了與時並進,該公司幾年前開始使用本地初創企業研發的POS系統,取代人手寫單,不斷接納新科技,冀能提升公司及整個行業的形象。

江麗萍表示,未來將採用更多新科技,讓公司與時並進。

撰文、攝影:陳靜愉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