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展智能交通 政府如何開放數據?(二)

By on January 27, 2017

OPA_04

主持:尹思哲(尹)

嘉賓:Citymapper香港總經理蘇頌禮(蘇)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莫)

尹:馬雲說過,數據是阿里巴巴最值錢的財富。另外《經濟學人》又形容,開放數據是21世紀未來新金礦。那我想請教兩位,公共交通數據的產權到底屬於哪一方?是屬於運輸機構、是政府,還是公開予市民大眾呢?

莫:有那麼多人寫App時,需要大量數據,令到App的搜尋結果有意義,之前大家未有想到這些問題。過往就算政府的數據,會以刊物形式銷售,這就是Gene在上一節提到的格式問題。

現在要用電腦的格式,還要是方便人在寫App時抽取資料的格式,不是只給予PDF。產權方面,除非涉及個人私隱資料,否則政府應全部開放,許多國家立法要求這樣做。

若有私營機構經營公共事業,有牌照或專營權,是跟政府談判後,談好有幾多錢給予政府、利潤管制等這些條件,才能有權經營。我覺得除了財務資料,大部分資料屬於公眾利益,應該開放出來。

運輸、交通的資料就是最好的例子,人人需要使用道路,包括私家車司機及乘客,撇除個人私隱相關的資料,其實不單政府擁有,都應該拿出來給人免費使用。英國有說要求全國的巴士、船也要開放數據,這個潮流已擋不住。

尹:明白的,Charles說到公共事業,這個就無可置疑。如果一間私人企業,需要成本經營業務,那它便認為收集到的數據,其實是資產的一部分。若政府硬要這些企業交出數據,會否可行?

莫:我覺得有兩個角度去看,第一是公共道路,企業得到政府專營權,這是透過雙方的協議,政府應有能力及責任,為公眾利益跟企業談判,要求資料開放,當然不包括財務資料。我覺得這個分界線,不難從公營機構去劃出來。

我身為市民,這些資料開放出來,透過手機應用程式獲取,對市民是否有好處,我覺得這是好清晰。下一步要讓這些公司明白,不應只抱住資料不放,就能使人坐巴士。世界已改變,人們現在會想方法轉車,坐其他交通工具。政府如要開放數據,要一視同仁地,要求所有交通工具這樣做。但問題是,政府作為大股東的港鐵,都没有開放數據,這才是最離譜。

尹:提到「講數」及要求交出數據方面,我想Gene就最多經驗,你對數據產權有何看法?

蘇:我當然尊重私營機構的產權,但從我的角度去看,政府應該要做統籌的角色,私營機構跟私營機構去洽談,始終有難度。我們開發了37個城市,始終覺得政府負責統籌最適合。

香港巴士的價錢很複雜,例如現在DATA.GOV.HK的資料庫,只顯示頭站上車的收費,但我的App是教人接駁其他交通工具。如果叫人中途上車,但顯示頭站價錢,便會出錯,所以Citymapper暫時未有顯示價錢。

尹:如何界定本身都是一個問題,Charles說到的財務資料便會較敏感,但價錢本身是公開資料,為何政府不做好一點?應否界定哪些數據及資料要公開,哪些卻可以保留?

蘇:我絕對認同,時間表、價錢等數據應該公開,格式方面要有統籌。

尹:這部分到此為止,下一節再討論其他問題。

【延伸閱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