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權力遊戲》隨想(李臻)

By on September 10, 2016

本文作者李臻為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校友會會員,為《信報》撰寫專欄「經管錦言

Sansa和Arya兩姐妹的性格與處事方式完全不同。

Sansa和Arya兩姐妹的性格與處事方式完全不同。

畢業後絕大部分時間都在電視台工作,但從來不是電視迷,無論中外電視劇都絕少追看。就算是世界各地收視爆燈的《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都要在第六季播完好一段時間,我才在朋友極力推薦下,開始由第一季看起。結果,竟然不能自拔地,只用了兩三星期,就一口氣追看完六季共60集。然後還意猶未盡,買下了那一套5冊,共5千多頁的原著A Song of Ice and Fire,由頭細讀起來。

作者George RR Martin的功力,說他是英語世界的金庸並不為過。故事雖是天馬行空,卻看出作者深厚的語文、歷史、謀略、哲學,甚至經濟根柢。由1996年第一集面世以來,Martin寫了足足20年,卻還有2集未寫完。書迷和戲迷都祝福Martin伯伯健康長壽,好讓大家可以盡快一睹結局,看看各忠臣和歹角最終的下場。

忘了寒冬日子將更慘痛

喜歡Game of Thrones的世界裏,四季並不是一年之內發生的事情,而是在長達數年溫暖的夏天後,再迎來數年的嚴冬。夏天愈長愈溫暖,緊接的冬天就會更漫長更寒冷,威脅大部分人的生存。故事中主要家族House of Stark的格言,正是「Winter is Coming」,提醒族人要時刻毋忘冬天必將來臨,積穀防饑。這其實和現實世界也不無相近之處,因為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與周期。幾年的大運行完,接下來的可能是漫長的調整。不過就像很多故事中的人物一樣,一般人過了幾年豐足的日子,往往很容易就忘卻寒冬的艱難,甚至天真地認為,冬天是否已永遠不會再來。這與當年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平說的「Irrational Exuberance」異曲同工。然而第六季的故事尾聲時,一隻白色烏鴉帶來了冬天的開始,可以預示下一季的劇集會死更多人。

曾經上過財經的技術分析課,老師一開始就說,任何市場、任何人,甚至任何國家、民族,如果能以圖表去表達當中的盛和衰,就能以技術分析去預測未來的走向,因為凡事如個人的命運或國運,總逃不開一個又一個的循環與盛衰,升得愈高,也可預期跌得愈深。正如Game of Thrones故事展開的那段時期,夏天的日子特別溫暖,所以也可以預期接着的冬天會更嚴寒、更恐怖。那些沒有經歷過冬天,或已忘記了冬天的教訓的人,將要面對的日子將會更加慘痛。

懂得打江山未必識管治

雖說Martin是英語世界的金庸,但有一點,我認為Martin比金庸更進一步,就是他的故事照顧到政治與經濟層面的關係。自小是金庸小說迷,一直以來卻想不通,究竟小說中的大俠和各大小門派,是靠什麼來維持生活?當然要照顧這些小節,可能會大大減低武俠小說可讀性,不過Game of Thrones卻把經濟上的枝節描寫得既詳盡又實在。

懂得打江山的人,很多時並不是懂得管治的人。打仗和管治是完全不同的skill sets。管治在很多事情上,比起打江山更困難。打江山只要有一個敵人,有一個目標,就可以義無反顧地向前衝,然而,拿下江山後,要管治得好、要保持穩定,牽涉的層面就廣闊得多,其中最重要的,正是經濟層面。

打仗厲害,戰無不勝的國王,奪取江山後,因為不善理財,很快把國庫掏空,還欠下巨債,打開了其他勢力坐大的缺口,危及統治地位,最終天下大亂。所以,有時不要笑港府的審慎理財原則,這很可能真的對穩定的政治局勢至關重要。

拿下江山後,或成功創業之後,如不找來真正懂得管治的團隊接手,或像Game of Thrones的國王,只找來膽小和拍馬屁的人來幫手,就很快會把辛苦建立的基業斷送。

在追劇和小說的過程中,感受最深的是兩位小女主角姐妹的命運。故事第一季尾就喪父的兩姐妹Sansa和Arya,性格與處事方式完全不同。家姐Sansa事事循規蹈矩,處處忍讓,甚至委曲求全,卻一次又一次地被利用、欺凌和蹂躪,沒有自由及尊嚴地過活。

相反,妹妹Arya自小我行我素,既男仔頭又喜愛冒險,但她目標清晰,愛恨分明,不怕困難和吃苦,雖然多次身陷險境,但一直掌握着自己的命運,從不受別人擺布及操控,終於能一步一步地實現自己的目標。

作為一個小女孩的父親,這兩姐妹的成長路十分有參考價值。但願小女他日會像Arya多一點。

更多李臻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