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令中學生擺脫抑鬱 心理學家開發這個手機遊戲

By on April 25, 2016
臨床心理學家及LULIO共同創辦人趙千媄 (黃俊耀 攝)

臨床心理學家及LULIO共同創辦人趙千媄 (黃俊耀 攝)

香港學習壓力大,加上學生處於青春期容易迷失自我,有臨床心理學家開發遊戲App,以尋找有抑鬱症先兆的學生,及早讓他們接受輔導。這個意念有助防止學生自尋短見,可以健康成長。

早前學友社的一項調查訪問了約1200名應屆文憑試(DSE)考生,結果顯示考生因DSE而感到壓力的平均分達6.99分(10分為最高),當中更有14%達到「壓力爆煲」級別;而壓力來源主要是對成績的自我期望過高、朋輩競爭及社會輿論;45%考生指父母對其考試表現有所期望,也是壓力來源之一。

問卷難確切測試學生是否抑鬱

學校一般會定期進行大型問卷調查,以得知學生的精神健康,尋找需要接受輔導的學生。學生需要多條問題,包括評價自我形象及朋輩關係。臨床心理學家趙千媄有六年的輔導學生經驗,她發現這個傳統測試的漏洞,有些問題太直接,讓人難以作答,例如「是否曾經想過自殺」、「是否不喜歡自己」,學生乾脆交白卷或亂填。如果作答的學生恰巧患有抑鬱症,見到這些字眼會更難受。

為了找到有真正需要的學生,趙千媄與三位拍檔在一年前開發遊戲App LULIO,透過不同形式的小遊戲去揣摩學生的心理,測試需時十二至十五分鐘,收集數據後利用演算法去分析那些學生疑似有抑鬱症的先兆,再轉介他們去接受輔導。

LULIO 表明使命就是:「開發有趣的遊戲 以預防自殺」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上圖是這隻App其中一款遊戲,玩家在指定時間內把食物送進公仔口裡,每次要求不同顏色及形狀的食物,玩家便在多款食物中選擇正確的食物送進公仔口裡。

趙千媄解釋,遊戲可測試學生的認知思考及轉數速度,「有抑鬱症的人難以被察覺其實思考較慢,解難能力轉差。一個處於抑鬱狀態的人眼見只有負面事情,思考到的選擇會較少。」例如欠交功課,有抑鬱症的學生或只害怕着會被老師及家人責罵,但樂觀的學生則選擇主動向老師解釋,相信問題可解決。

給予學生力量

她曾經在二十多間學校做調查研究,發現平均每間學校有5%學生是需要輔導,20%學生表現得不開心,學校雖然有駐校社工或輔導項目,但學生不會主動去尋找輔導,而且老師平日工作忙碌,可能忽略有情緒問題的學生。

今年9月至今已有多宗學生自殺及企圖自殺案件,情況令人憂慮,趙千媄說有九成自殺個案是從抑鬱症引起。青少年易與同儕比較,或感到自己被人比下去,若欠缺支援,面對壓力時不知從何解決,失去自信心,從而產生抑鬱。

她說,「自殺不是霎時間衝動去做,經過考慮的過程,當一個人去到無其他選擇,想停頓自己的痛苦,便選擇去自殺,但如果他有另一個選擇和希望,便不會想死。」

她補充,有些時候,一個人患上抑鬱症卻没有任何明顯的原因,就像突然感染疾病,體魄壯健可以遠離病菌,抑鬱症其實一樣,要阻擋這個病降臨身上,得保持身心健康。

為學生帶來光明的未來

若學生有了抑鬱症,會對周遭事物没有任何動力,影響學業成績,未來失去了許多機會,因此LULIO便透過遊戲為學生帶來光明的未來。

如果及早發現學生有抑鬱症,可以為他們找回家庭及朋友的支援,「給予學生多點力量,可以跟他們說,自己其實可以面對問題,讓他們知道自己有能力控制,不會覺得只有負面事情發生在身上。」

趙千媄曾遇過一個準備會考的女學生,當時這個女學生正在填寫學校的精神健康問卷,表明自己不開心,不想繼續作答,後來趙千媄便作跟進,女學生承認感到自己有抑鬱症,及「每一晚都想過自殺」,而問卷問題太直接,令她感到難受。

女學生因抑鬱而經常缺課,許多科目不合格。經女學生同意下,趙千媄便聯絡其家人,但家人卻低估嚴重性,只覺子女信口開河,到有一晚女學生服用大量止痛藥及嘗試𠝹手自殺,家人及時阻止,她經過治療及得到家人支持後,便逐漸康復起來,後來重讀一年後會考考獲佳績,到外國升學,令老師喜出望外。可見若人重拾良好的精神健康,學習的活力便隨之而來,令自己對未來充滿信心。

獲福布斯表揚

趙千媄在香港出生,童年隨家人移民非洲加納,中學時赴笈澳洲,經歷環境轉變而陷入情緒低谷,但選擇主動尋求輔導,向朋友傾訴,重新振作,並選擇在大學修讀心理學,幫助跟自己有類似處境的人,畢業後回流香港工作。

在從事科技業的未婚夫Mark Altosaar 鼓勵下,她結合心理與科技,投身Startup,未婚夫協助IT工序,產品獲得讚賞,早前她以29歲之齡,入圍美國財經雜誌《福布斯》的亞洲版 30 Under 30,被選為亞洲三十位傑出的社會企業家之一。

LULIO的四人團隊由兩名心理學家及兩名科技人組成,不同背景不同思維難免間中有分岐,但大家秉持「尋找有抑鬱的學生,為他們提供輔導及支援,帶來光明的未來」的理念,當出現拗撬時,便重新思考工作如何實踐理念,大家因此成功取得共識。

由臨床心理學家變成科技創業者,趙千媄覺得心理和科技有共同之處,「科技產品需要考慮用家感受,是否容易上手。」她強調LULIO不是遊戲Startup,「公司使命是找最好方法去測試有抑鬱症的學生,今天是用遊戲模式,長遠不僅如此。」

LULIO早前勝出了數碼港的創投演示活動,及成功獲得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資助十萬港元,現打算註冊成為慈善團體,以獲取經費營運,及讓所有學生能夠免費參與測試。LULIO正在招募六十名學生作初階段測試,預計在明年秋季正式推出,屆時將與學校合作推廣遊戲,未來或會發展網上輔導項目,開拓收入模式。

(右) 趙千媄及其團隊,(右二) Mark Altosaar是她的未婚夫(黃俊耀 攝)

(右) 趙千媄及其團隊,(右二) Mark Altosaar是她的未婚夫(黃俊耀 攝)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