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眾人師傅」給香港金融科技的啟示(信報社評)

By on March 31, 2016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有「矽谷眾人師傅」稱號的英特爾(Intel)前行政總裁格羅夫(圖片: Intel Corporation)

有「矽谷眾人師傅」稱號的英特爾(Intel)前行政總裁格羅夫(圖片: Intel Corporation)

最近有兩位在不同領域成就卓越的人物先後離世,一為荷蘭球壇名宿告魯夫(Johan Cruyff),一為有「矽谷眾人師傅」稱號的英特爾(Intel)前行政總裁格羅夫(Andy Grove)。足球與科技看似不相干,但告魯夫與格羅夫有一個共通點:敢於破舊立新。

在部分球評家眼中,告魯夫是「現代足球之父」(詳見三月二十九日本報「忽然文化」),在其革命性思維引領下,足球在戰術、陣法以至青少年培訓各方面從此不一樣,影響延續至今。

格羅夫對矽谷成為力足左右全球經濟的創新之都貢獻良多,已故蘋果「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科技界巨星,都曾接受過他的指導,獲益終身。

從這個角度看,兩位剛辭世的傑出人士功在後世,建樹遠遠超越球隊和企業層面。這裏不談足球,只論格羅夫留給商業決策者的經管「遺產」,以及他勇於推倒重來的氣魄對本港創新產業的啟示。

在世界各地近年積極開拓的金融科技(FinTech)領域,香港本有領先優勢,十多二十年前,八達通在電子支付系統上便曾獨步全球。可惜的是,礙於監管規例、業界視野以至部分消費者對新付款模式安全性的憂慮,本港金融科技發展呆滯不前,被沒有同類包袱的內地城市後來居上,香港頓成龜兔賽跑中的兔子。

港府於去年四月成立金融科技督導小組,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領軍,為業界提供支援。然而,服務供應商(金融機構)和用家(消費者)若不徹底改變思維,單靠政府是無法把金融科技推上嶄新台階的。在這方面,格羅夫的一些經驗之談,也許能為香港去舊迎新求取突破提供重要指引。

任何偉大企業都有可能經歷生死存亡的考驗,英特爾亦不例外。格羅夫暢銷著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How to Exploit the Crisis Points That Challenge Every Company)中有一章節,對企業「揸弗人」有莫大啟示,此刻無法衝破金融科技發展樽頸的香港,不妨從中取經。

根據書中記載,上世紀八十年代,英特爾核心業務記憶晶片面對日本對手的嚴峻挑戰,形勢非常不妙,格羅夫與時任主席兼行政總裁、摩爾定律(Moore’s Law)的提出者戈登.摩爾(Gordon Moore)煞費思量仍苦無良策。坐困愁城約一年後,格羅夫靈機一觸,向摩爾提出一個許多企業掌舵人想也不敢想的問題:「我倆若一塊兒給公司踢走,董事局另聘高明,你認為新的CEO會怎麼辦?」摩爾答得爽快:「撤出記憶晶片市場。」此話一出,二人心意相通,馬上離開會議室,把煙擠熄後再進大門,並以「新CEO」的身份作出這個艱難決定。退出昔日主業後,英特爾集中精力轉攻個人電腦微處理器,之後的事,已屬眾所周知的歷史。

表面看,這段話是英特爾巨頭圍繞危機處理的憶述,但格羅夫真正要帶出的訊息是,只要抽離決策者本位和人盡皆有的情緒掣肘,以一個「局外人」(outsider)的角度審視企業面對的困局,天大難事也可能迎刃而解。格羅夫在書中說,當英特爾的客戶以至前線銷售人員得悉決定後,反問兩巨頭何以那麼久才有此定案,可見在「局外人」眼中,解決辦法早已寫在牆上,只是當局者迷。

香港的傳統銀行遲遲不更換系統平台,一直以技術困難、資源分配等理由,拒絕針對手機及其他流動裝置設計介面,僅着眼微調原有系統,不願推倒重來。說到發牌、監管等問題,英國已於二○一三年修改銀行發牌制度,為數碼銀行發展拆牆鬆綁,香港為何爽快不起來?

政府和業界應讀一讀格羅夫的書,也許能得到啟發,為本港金融科技撥開雲霧,迎來新的格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