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以色列致勝之道

By on December 30, 2015

原文刊於團結香港基金網站

左:以色列駐港商貿領事Elad Goz , 右:文化傳訊集團CEO張偉聰

左:以色列駐港商貿領事Elad Goz , 右:文化傳訊集團CEO張偉聰

以色列天然資源不多,因而它生存之道在於銳意創新。以色列政府投放於科技創新的資源佔國民生產總值的一半比率是世界上最高的。文化傳訊集團總裁及財務總監張偉聰最近去以色列探索商機,並與以色列駐港商貿領事Elad Goz多作交流。團結香港基金網站特意安排兩人對話,以了解以色列在創新方面有什麼地方值得香港借鏡。

創新:以色列致勝之道

以色列天然資源不多,因而它生存之道在於銳意創新。以色列政府投放於科技創新的資源佔國民生產總值的一半,這比率是世界上最高的。文化傳訊集團總裁及財務總監張偉聰最近去以色列探索商機,並與以色列駐港商貿領事Elad Goz多作交流。團結香港基金網站特意安排兩人對話,以了解以色列在創新方面有什麼地方值得香港借鏡。

Goz: 以色列駐港商貿領事Elad Goz

: 文化傳訊集團總裁及財務總監張偉聰

: 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

Goz: 我跟太太住在香港三年,之前曾派駐印度及歐洲多國。我們都認為香港既舒適、方便,又樂趣無窮。特別是香港的交通運輸系統和零售業非常發達,這都是以色列要努力爭取的。

其實,香港猶太人團體是亞洲各地中最大的。我們有很多猶太裔朋友;他們來自非常不同的背景。坦白說,我們在以色列相信也不會接觸到這麼多不同行業的猶太人。

此外,以色列的文化與歐美文化頗為接近,但香港就很不同了。我們很享受這種文化衝擊。

: 商業環境又如何?

Goz: 在以色列,很多人都從事金融業。然而以色列的金融業遠遠及不上香港。在那裡,如果你任職銀行,一般人就會認為你一定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在香港,金融業則是備受尊崇的。

此外,在以色列,律師佔整體人口的比例是全球最高的國家之一。我很多朋友都是律師,也有很多並非執業律師的朋友曾受過法律訓練。

: 以色列的高科技也很發達?

Goz: 對!估計以色列的國民生產總值有大約一半是與高科技有關!然而,高科技的定義在各地都有所不同;以色列的定義可以說比較廣泛,例如醫療器材研製和醫療保健行業都納入高科技範圍。

: 以色列的創新行業有什麼成功因素?

Goz: 首先,以色列並不重視階級觀念。任何大學生都可以挑戰教授的權威。甚至在軍隊裡,也不一定是紀律掛帥。我們的文化是不喜歡別人指點我們怎樣做。一方面,這是個問題;另一方面,亦帶來機遇。如果你經營的是精密技術行業,這並非好事,但如果你想創新,就要從多個角度去思考。

在以色列,典型的業務會議常常出現這情況:行政總裁決定了一個方向,其他員工就一致稱好。但隨後,各人會向不同方向走。可能兩個月後,行政總裁發覺方向不對,但正正因為各員工都朝不同方向走,總有一個會找到正確的解決方案。因此,這個陽奉陰違的模式確實也有它的好處。

其次,軍隊對培養創新能力也有正面影響,因為軍隊要求年輕人自己去獨立解決問題,例如研製軍用器材。這種訓練,造就了很多年輕人成功創業。他們一般在25至30歲之間,擅長電腦編碼,創製解決問題的算法。因此,軍隊在培養創新人才方面有一些功勞。

第三,我認為政府的支援對以色列的創新文化扮演了重要角色。以色列政府一直推行一個首席科學家計劃,以支援研發活動。1990年代初,以色列政府開始發展一個創新的生態環境,而且二十多年來從不間斷地大力支持。

記得10至15年前,以色列政府的安排是這樣的:你無論申請什麼,你都會得到一張支票,然後你就去享受陽光與海灘。隔了一段時間,你就說研究失敗了,那就不用還錢了。我們察覺這做法有漏洞,於是就改為事後報銷。這可以說是以色列的國策;無論是左派政黨還是右派政黨執政,這政策都維持不變。

總括來說,以色列的創新行業倚靠三大支柱:社會、軍隊和政府,而結果證實這政策行之有效。

: 人的因素重要嗎?

Goz: 以色列是一個民族溶爐。舉例說,我祖父母曾在波蘭居住。太太的家庭在移居以色列之前在埃及生活過。我在印度工作時,也認識了很多移民以色列的印度人。可見以色列是個多種族多文化的國家。

在上一代,我們在原有的500萬人口上,吸納了另外100多萬來自前蘇聯和其他國家的人口。當時,在一兩年間,人口增加兩成,因而對住宿、基建和勞工市場造成很大壓力。此外,由於不同文化相繼湧入,我們須要學習融入。

以我家庭為例,就是波蘭傳統與阿拉伯文化的融合。單是食物方面已是一項挑戰。

此外,軍旅生涯亦培養了我們敢於創新,不屈不撓的性格。我的上級常常對我說,要達到目標,你就要想盡辦法克服困難險阻。我18歲加入軍隊,以前的生活是別人為我安排好的。從軍三年,我學會怎樣獨立。

: 以色列的主要創新範疇是什麼?

Goz: 我認為歸根究底,以色列最主要的創新領域是算法(algorithm),即解決問題的系統。我們懂得如何建立解決方案的算法、程式。算法可以應用於金融科技、醫療程序或通訊協定等。無論是什麼範疇,總會牽涉算法。

如果你看全球趨勢,通訊和網絡保安肯定是具有很大創新空間的熱門行業,而大數據的轉移,也需要各種算法系統。

: 你認為香港的高科技行業有什麼優勢和挑戰?

Goz: 首先,我認為香港人有很宏大的創業精神;他們隨時可以開創自己的生意。他們都是很好的營商者,很有活力,很有目標。

另外,香港有不少致勝因素。它是個舉足輕重的金融中心,並且毗鄰珠江三角洲這個工業樞紐。

此外,香港的零售行業很強大;而香港人也善於解決困難。零售業不單限於零售;它也包括物流、管理、分銷等,而香港在這些範疇經驗豐富。此外,香港的建造業也很強勁,亦擁有優良的大學。這些都是形成一個完善的創新生態系統的有利因素。

我在香港這三年,深深體會到創新行業在香港的突飛猛進。三年前,談創新的人不多。現在,每星期都有新的創業公司誕生,這個勢頭銳不可當!

: 香港在亞洲四小龍中地位如何?

Goz: 香港很難與韓國和台灣直接比較,因為地域面積太懸殊了。同時,香港作為中國領土一部分,也不會作出不利中國的政策。韓國和台灣則沒有這個限制。

表面上,香港與新加坡的規模和背景比較接近,然而每個地方都有它獨特之處。香港的優勢是與中國內地接壤,甚至有不少香港人在內地擁有業務。

反而,香港的真正競爭對手是上海,而廣州相信也會在未來幾年加入戰團。

Elad Goz - Single (with toys)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