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藍血的對手

By on November 11, 2015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Hastings相信,國際化都市如香港對外國電影及電視節目需求非常高。(維基百科圖片)

Netflix創辦人Reed Hastings(維基百科圖片

古老的西班牙人認為,貴族身上流淌着藍色的血液,後來西方人用「藍血」泛指那些高貴、智慧的精英才俊。Netflix創辦人Reed Hastings曾經是海軍陸戰隊,接受過嚴格的軍人訓練,後來更加入和平部隊,駐守非洲。他身上流着的也是美國百年精英的藍血,哈斯丁來自一個非常顯赫的家族,卻鮮有提及。他的外曾祖父Alfred Lee Loomis,是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名將,美國著名物理學家、律師及銀行家。同時擁有耶魯數學碩士及哈佛法學博士雙學位,在一戰之後,並沒有返去做物理學家,竟然跑去做投資銀行。他的聰明才智,令他們家在1929年美國大蕭條前把持有的債券及股票全部沽清,揸現金度日。他們家曾發明雷達、腦電波探測器,他在紐約有一間實驗室,一天到晚招呼全球科學家、物理學家,其中包括天才愛因斯坦。

哈斯丁本身是史丹佛電腦碩士,創業之前做電腦軟件工作, Netflix的成功關鍵就是自製節目,其實大部分電視台都是自製節目,為什麼他可以打贏其他對手?令人最津津樂道的是他利用大數據分析題材、演員及導演、觀眾行為,《紙牌屋》背後展現的強大數據分析能力,就是他過去十年累積的核心能力,至今無人可以超越。

站穩美國市場之後,Netflix積極進攻海外市場,南美市場起步不如預期,但是三年前進軍英國及北歐很快就攻擊得手,席捲歐洲。亞洲及中國的傳媒將會面臨一個世界級的藍血對手。

這些史實,讓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美國將創業精神、政治、金融、權力、創新完美結合。藍血精英代表這股精神,就是美國能稱霸全球核心價值的所在。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