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非矽谷 應走大都會創業路(區玉輝、文靜)

By on October 8, 2015

本文作者區玉輝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主任、文靜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項目助理,為《信報》撰寫專欄「商管啟示

中環街景(黃潤根攝 )

中環街景(黃潤根攝 )

所有創業者都希望自己身在美國矽谷,就像所有期待依靠創業產業提升經濟的政府,都希望自己的城市成為第二個矽谷,成為亞洲的矽谷,東亞的矽谷,中國的矽谷,將矽谷二字加入稱號中,就彷彿孫悟空有了齊天大聖的封號,特別能體現出城市創業產業的含金量。矽谷模式也成為創業研究的重點對象,矽谷又像The Great Gatsby中的那盞綠光,是城市發展創業的終極追求,是創業夢的代名詞。

當所有人都在尋找下一個矽谷在哪裏時,Google董事長施密特道破天機:「下一個Google將會來自以色列。」一個在戰火中生存的城市,卻有着全球最高的人均創業密度,每1844個以色列人就有一個在創業,它同時擁有全世界最高的風險投資密度,全球300多家企業巨頭在這裏設有研發中心,在納斯特上市的公司數目超過全歐洲的總和。政府官員及研究創業經濟人士於是開始組團前往以色列,期待從「矽谷第二」中找到成功的秘方。

那麼,香港能成為矽谷或以色列嗎?

本身具有大都會特色

矽谷數十年前由美國海軍的一個工作站點,發展成航空航太企業聚積區,再由斯坦福大學一位教授在校內選擇的一塊空地內,發展出「車庫神話」,最終讓矽谷成為全球高科技事業的中心地帶。矽谷的成形有着它早期無線電和軍事技術的基礎,有斯坦福大學和灣區其他大學與民用科技企業相輔相成的客觀條件,有矽電晶體發明的人類科技史發展因素,有風險投資出現的促因。可以說,成為高新技術產業的聚集地,矽谷書寫了一部從無到有、專注科技的史詩。

以色列是與戰爭密切相連的國家,它的創業之源也來自於戰爭。國民不論男女均須服役,從18歲開始,男孩3年女孩2年,在軍營中已接受了專業化的軍事培訓。以色列軍隊技術全球首屈一指,軍事培訓並非僅有國人所熟悉的體能操練,更多的是軍事科技方面普及和訓練。經過幾年的兵役後,以色列的年輕人已然是具備一定知識儲備和實戰經驗的科技人才。因此,戰爭培育了以色列創業團隊在互聯網安全、視覺識別、人工智慧等高科技領域的優勢。

綜觀矽谷和以色列各自的歷史因素和客觀環境,香港具備嗎?顯然並不。但從矽谷和以色列的創業發展之路卻可以明顯感受到,它們最終形成的創業產業特色和氛圍,是依靠本身所擁有的不可複製的城市特點發展出來的。這一點,或許才是香港發展創業時應該加以關注的:香港本身的城市特色——大都會特色,並由此孕育出大都會創業(Metropolis Entrepreneurship)模式。

在都市人生活中尋求

香港是一個發展成熟的都會城市,是經濟、政治、文化、基建都極度先進和發達的全球化城市,這就決定了香港不可能像矽谷一樣從一塊荒地起家,一切從零開始。

香港有發達成熟的金融業、服務業、 物流業、旅遊業、娛樂業、管理業、製造業、房地產業等已有產業,每個行業經過長期的發展,都已有了一定的基礎、流程、制度,已有企業已滲透到了各個行業中。從傳統行業中求新求變,並不比從零開始容易,這就要求創業者在行業的隙縫中找到突破。其中成功的例子當屬GoGoVan,年輕人創業本與餐飲業相關,卻在餐飲行業中的物流環節找到痛點,從而開創新型的物流模式。又如9Gag,由香港本土年輕人熱中的搞笑娛樂文化發展開來,依託香港都市國際化背景,集合國際元素,目前在全球擁有6億用戶。

香港行業的多樣化,也決定了創業環境當然不可能像矽谷那樣,依託航空業基礎和大規模的研究型大學建立而專注民用科技;都會人群角色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無法像以色列一般全民軍事化,人才培養只專注社會的一個方面。因此娛樂、旅遊、活動等與都市人群生活方式相關的各個方面,都是都會創業應考慮的範疇,城市的各個層面都值得創業者去尋求機遇。如都會人群中的樂活族(Lohas),關注健康和可持續發展。生態農場、健康飲食、營養補充品、瑜伽運動、創意手作等都是可發展的創業元素。

像香港社會企業「全城街馬」,不但在城中組織很Cool的不一樣的馬拉松跑步比賽,將義賣等公益活動與跑步結合,同時開展跑步訓練項目,幫助中學生從跑步中磨礪意志。

利用周邊城市開發市場

又如世界潮流圈首屈一指的紋身公司Freedom Tatto也出自香港,最出名的Tattoo狂人著名球星Beckham想要紋身,都一定要來香港。他的御用紋身師Gabe Shum聯同香港創意團隊ChinaStylus共同舉辦的香港國際紋身藝術展活動,已將全球最頂級的紋身文化聚集在香港。這些潮流圈中的活動與創新,也是香港的大都會特色的亮點。

科技可以連結、革新已有行業,如科技加金融是炙手可熱的FinTech行業,科技加健康或科技加時尚,可創造出可穿戴式科技新行業,但科技在大都會創業中,並不是唯一的發展範疇。

大都會城市另一個顯著特點,是各個層面的發展有着對地區以至全球化的影響力。大都會有經濟紐帶作用,香港所謂「超級連接區」的角色,或它帶來的潮流或創新必然帶動周邊城市相關產業的發展。香港創新行業同樣影響和關聯着深圳等珠三角地區的創業發展,深圳作為中國最發達的創業創新城市之一,開發的前海創業園區,直接尋求香港與之合作。香港創業人才和企業進駐前海,利用周邊城市開發中國內地市場,是拓展創業環境以形成區域化的創新系統的方法。

雖然香港創新創業生態系統還有着各種短板,但發掘自身優勢,利用已有的基礎,吸收先進創新地區如美國矽谷、以色列、深圳的成功經驗,在傳統產業上進行革新化創業,引導多樣化創業模式,帶動周邊城市加強區域化創新,才是利用香港作為大都會應走的創業之路。香港創業不強調高科技,不講求從零到一顛覆性的創新模式,香港模式需要尋求新論述,這論述可能會是大都會創業。

更多「商管啟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