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Tech Startup ─ ─ 顛覆傳統教育的O2O體驗

By on August 18, 2015

傳統教育制度下,老師單向地對學生灌輸知識,學生不能領略學習的樂趣,而且老師的行政工作繁重,不能了解每個學生的需要,Ed-Tech近年興起,讓學習更具互動性,香港也有這類Startup出現,例如Grwth以大數據分析學生的能力,了解成長的需要;Snapask讓學生與導師一對一補習,有效率地解答學生的疑難。

陳駿霖在今年2月創辦了Grwth,這個手機App可提供個人化的學習回饋資訊和建議,讓每一個學生找到適合自己的成長路向。他認為學生的珍貴數據被隱藏,包括各學科分數、操行、課外活動、圖書館借書紀錄的數據,分散於不同的系統,没有人做綜合分析。

他說:「為何學生收到的成績表是没有分析呢?我僅知自己分數有多少,我想知我有80分,代表我的強弱處在哪?90分與20分的分別是在何處?今日的科技應該可分析這些數據,我希望把數據還予學生,不再只放在學校…不要再等每學期才一次的家長日,要細化到每次測驗,知道學生的強弱處,重點學習什麼,大數據分析便可做到這個效果。」

Grwth收集學生在校內及校外的數據,這些需要由學校及家長共同提供,開放數據及有即時通訊系統,可加強雙方溝通,及簡化教師的工作。Grwth亦與教育企業結盟,例如出版商、系統開發商,以得到更多數據及加強技術。Grwth系統分析出完整的個人學習生涯經歷,例如學生成績與整班同學的平均分比較、温書時間與成績比例是否掛勾、對那種課外活動有興趣,從客觀數據得知學生能力,鼓勵學生把握自己的優點,建立自信心。

系統紀錄學生完成功課的時間,整合成為圖表分析

系統紀錄學生完成功課的時間,整合成為圖表分析

Grwth模彷社交媒體的美觀介面,紀錄學生校外的生活

Grwth模彷社交媒體的美觀介面,紀錄學生校外的生活

學校市場門檻高難進入

以往教育科技產品都是B2B模式,即供應商尋找學校客戶,陳駿霖希望可以為找到新的商業模式,做到「B2B2C」,Grwth在十月正式發佈,預計Grwth首年會有100間港澳學校使用,包括幼稚園及小學、中學,產品會免費讓學校使用,只向學生家長收費,「價錢由每年幾十元到每月幾十元,視乎產品細緻程度,亦有免費服務」。香港中小學生有近80萬人,永遠都是有規模的市場,成功說服到一間學校使用產品,便可有數百個用戶。

他從事教育行業十三年,發現「學校」是難以進入的市場,需熟悉當中的人脈關係,教育科技產品市場一直由少數公司盤踞,以致成效一直未見突出。他說:「口號常說以學生為本,但以往我開發的系統只予學校使用,而不是服務學生。」

他走出大公司創業,去做以學生為主體的產品,「我用了 10 年時間去預備,我一直以 Managing Upward 的心態去打工, 0 -> 1 類型產品設計和開發是我的興趣,從中由上至下、內至外的方式去實際營運公司賺取實戰經驗,我認為這就是最佳的創業前訓練。」

他又說,8至10年前,香港的e-learning,例如電子書具領先地位,04至08年是香港e-learning的黃金時期,研發到許多新技術,卻没有把握好技術轉移方法、滲透及整合方法,「變成現在封閉及食緊水尾。」他希望教育業界可以聚合在一起,讓市場更開放,在B2C即學生家庭間發掘商機,讓本地e-learning技術再行前一步。

陳駿霖希望香港e-learning發展更進一步

陳駿霖希望香港e-learning發展更進一步

Ed-Tech受投資者追捧

亞洲人普遍望子成龍,家長願意投放較多資源在子女的教育上,Ed-Tech自然被視為有前景的行業之一,根據CB INSIGHTS的數據,這兩年Ed-Tech Startup獲得的資金大幅上升,由2013年的9.44億美元,到今年第二季,Ed-Tech Startup已獲23億美元,約178.3億港元。

香港代表的Snapask也獲投資者青睞,在本周二宣佈完成Pre-A輪的1,350萬港元融資,由前英皇教育導師吳賢德領投。

Snapask正式運作約半年,針對14至18歲高中學生,他們需要準備應付公開試,尋求補習的動力較大,學生把問題以拍照方式上載,平台上的導師鬥快搶答問題,運作尤如UBER司機搶單,每條問題學生支付6元,導師可獲分帳當中的3分2的費用。

創辦人余佑謙表示,大學時曾經營補習社,發現大班教學缺乏互動性,但小班教學成本高昂,學費高達每月2千元,學生難以負擔,之後便開發Snapask,師生一對一互動,在平台展開對話,完成後學生即時評分,若導師評分欠佳,便會被Snapask棄用。

現時Snapask約有15000名學生,有1千名來自不同院校的大學生導師,臨近考試的高峰期,一度每日可收到5至6百條問題,以數理科題目為主,導師若夠勤力搶答問題的話,每月收入達1千元。

余佑謙表示Snapask約有15000名學生

余佑謙表示Snapask約有15000名學生

產品鼓勵學生勇於發問

為何不讓學生選擇喜歡的導師?余佑謙解釋Snapask著重回答問題的速度,「我們想令學生安心,半夜温書有地方不明白,我們想學生一有問題求助時,即時有導師回答而感到安心,使他們學習更有信心,所以我們非常重視Respond time。如果讓學生自己選擇導師,對方未必隨時有空,學生不能快速地得到答案。」

他又說平台鼓勵學生多向導師發問,「我們發現亞洲人怯於發問,在大學的課室裡,没有人願舉手發問,舉手的永遠是坐最前排的國際學生。這是源於我們傳統觀念,怕問錯或問蠢問題。西方國家卻認為永遠無蠢問題,發問永遠是學習過程。」在Snapask的一對一平台裡,學生可隨便向導師發問,增加其信心,「入到大學就敢發問。」

在今年4月,Snapask與140間學校合辦網上搶答比賽,每天老師出電腦科問題,由學生搶答,余佑謙說從學生表現分析到Band 2學校的表現竟比Band 1好,與一般公開試的結果相反,更印證到學校不應純粹以學生的測試考試成績來評估其表現,因著教育科技的進步,可從每天的細節獨立了解每個學生的需要,做到多元發展。

使教育更平民化

他亦希望公司擁有更多資源時,未來可製作短片、自學教材,把「翻轉教室」的概念在香港推廣。「翻轉教室」源於美國,將課堂「知識講授」和學生回家自行練習「作業」的順序對調。實際作法是將課堂講授的部份錄製為影片,當作作業讓學生在課外先觀看,而將有限的課堂時間用於練習、問題解決或討論等教學互動,重點是把學習主權還給學生。

以往學生去大型補習社,每期學費需要至少500至600元,而科技亦可令教育更易負擔得起,學生可以用200元買Snapask的點數卡,然後在平台使用,「Snapask想確立一個示範予大家知道,這已是學習需要付的費用,更貴的便是高消費及奢侈品。」

Grwth把不同的學習數據分析,讓老師及家長掌握到學生的能力情況,便在線下加以教導,而Snapask未來將發展線下學習服務,為學生深化在網上學到的內容,教育永遠不能缺少人與人的親身接觸,科技使當中過程更有效率地進行,Ed-Tech Startup便為學生開發O2O的配套,令學習更有趣味及互動性。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