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初創科企:走出創業迷霧

By on June 5, 2015

本文作者Lynn Liu為浸會大學國際新聞系碩士學生,原文為英文,刊於作者網誌PRISM,此版本由作者翻譯,文章小標題為編輯所擬

縱然坐擁創業的有利環境,香港離「亞洲矽谷」依然很遠。

莊芷坤(Jacqueline)聽過不少「創業神話」–一間初創科企僅以電梯遊說(Elevator Pitch)便成功獲得風險投資(VC)200萬港元,儘管該公司並沒有商業模式,只得一個大概的產品概念。

作為香港移動方案顧問公司Green Tomato的CMO,Jacqueline說這種故事是當下傳媒報導的焦點,縱然並不能反映整個行業的生態。

圈外人從報章雜誌看到,近年本地的初創科企正如火如荼地募資。不過,業內人士擔心媒體對此的大肆報道會使初創科企走入誤區,進而導致整個產業生態失衡。

事實上,根據今年4月Google與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創業研究中心發表的一份有關香港初創企業生態的研究報告,缺乏投資正是限制本地創業發展的一大因素。

作為香港本土其中一個曾成功融資的移動應用,Green Tomato旗下的Talkbox一度與所謂的「成功」近在咫尺。

Talkbox是語音即時通訊應用(IM)的鼻祖,但由於此前Green Tomato一直專注做外包服務,Jacqueline說開發Talkbox純屬玩票。在開發前從未想過怎樣去維護,更沒料到它會一夜爆紅。她坦言,當Talkbox的用戶達到100萬而騰訊又向他們拋來橄欖枝時,整個開發團隊都感到手足無措。

「一開始我們覺得Talkbox的概念好玩才做出來,打算開發完就算了,從沒想過用它來賺錢。誰料到在高峰期,我們每個月差不多要花100萬港元去維護服務器,如果當初知道成本這麼高,我們絕對不會做這個產品。」

没有後悔拒絕騰訊

Talkbox並沒有接受騰訊的投資,但其獨創的「Push-to-talk」語音對講模式啓發了騰訊旗下的微信,之後更成為後者稱霸內地手機IM的殺手鐧。

然而,Jacqueline說Talkbox團隊從沒後悔作此選擇,因他們明白得到總是以失去為代價。

她說:「旁觀者可能覺得我們很蠢,騰訊送錢都不要。但他們不知道,在一宗交易里,我們對股權和商業模式的考慮往往比錢更多。」

今年已是Jacqueline在業內摸爬滾打的第五個年頭,她深諳很多初創科企只屬曇花一現。在募資後,迎接這些公司的往往不是成功,而是失敗。

編按:作者根據「偉大航道The Startup Grand Line」的數據,繪畫本地初創企業的募集資金情況的分析圖表

編按:作者根據「偉大航道The Startup Grand Line」的數據,繪畫本地初創企業的募集資金情況的分析圖表

Google與中大的研究報告指出,在接受問卷調查的本地創業者中,只有8%表示其種子期(Seed Round)融資的主要來源是VC投資。2007至2012年間,本地初創企業所獲得的VC只有3%來自本地企業或機構,遠低於美國的16%。

同樣地,在本地初創企業社區「偉大航道The Startup Grand Line」收集的「香港Startup募資記錄」中,截止到今年五月底,自2013年11月起共有33間香港初創企業成功募資,但當中有19間仍處於種子期和A輪。

Jacqueline擔心,那些從建立之始就以拿VC為目標,在創世之初就做好退出策略(Exit Strategy)準備,但沒有一個穩固的商業模式的的初創科企,會破壞本地尚未成熟的行業生態。

她解釋道,這些初創科企沒有考慮過產品的長遠發展,把融到的錢投進一個接一個的「短命」產品,根本不能給投資者信心。

「They would give our industry a bad name(他們這樣會毀掉科技行業的名聲)。」

Green Tomato CMO莊芷坤

Green Tomato CMO莊芷坤

香港另一間初創科企GoGoVan的共同創辦人關俊文(Reeve)認同Jacqueline的說法。他說:「對於Startup而言,抱著想賺錢的念頭是做不成好產品的,畢竟只有創新的想法才能締造行業顛覆者(Game Changers)。而當兩個人同時有同一創意時,這個遊戲就是執行力高低的較量。」

GoGoVan被譽為香港的「貨車版Uber」,是一款O2O的電召貨車應用。創辦短短兩年間,GoGoVan已衝出香港,開拓了台灣、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市場。去年年底,其更獲內地社交網站人人網1000萬美元的融資。

Reeve說,正是團隊成員產品導向型(Product-driven)的思維模式和他們對產品的熱忱,造就了今天的GoGoVan。

在開發GoGoVan時,Reeve和另外兩位創辦人花了兩個月時間走遍全港各個貨車司機的集聚地,向司機做問卷調查,瞭解行情,同時宣傳自己的叫車App。

「剛開始,很多司機都對這個叫車App沒興趣,當中有部分上了年紀的司機甚至不懂用智能手機,所以我們就一步一步地教他們。」Reeve稱,這個過程中使他瞭解到良好的用戶體驗(User Experience)以及龐大的用戶基礎(User Base)對GoGoVan的重要性。

作為數碼港其中一個孵化項目,GoGoVan上線後便獲得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CCMF)10萬港元的資助。

reeve_5JUNE

GoGoVan共同創辦人關俊文

眼見近年香港有望成為亞太地區一個重要的創新及創業中心,除了數碼港創業微型資金外,香港政府亦推出數個資助計劃幫助改進本地的創業生態。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裡,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批准按揭證券公司推出小型貸款計劃並建議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港元。(編按:小型貸款計劃已在2012年6月推出)

然而,Jacqueline認為燒錢並不能「谷」創新。

她將新加坡視為反例。雖然新加坡政府不斷向科技產業注資,但是當地依然沒有享譽世界的初創企業,還正面臨著同質化的趨勢。

「這就好比香港有一個OpenRice,而新加坡會有10間公司做類似OpenRice的產品。」

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助理院長朱志賢也認為,矽谷的生態環境是建立在大學、初創企業、大公司、風險投資和基礎設施等相互結合、推動的基礎上,而政府在此中只唱配角。

他說:「政府用錢能做的事其實不多,因為在撥款時用的是公帑,要受所有納稅人的監察。計劃要通過立法會,更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而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則表示,香港雖坐擁精湛的技術、低稅收和強而有力的法律制度,在亞太區創新領域內具有相當的競爭力。然而,在政策「拆牆鬆綁」以及培育相關人才方面仍需加大力度。

另外,莫乃光建議本地初創科企應主動協同建立一個健康的行業生態環境並努力走全球化路線,切勿原地踏步等待政府「拉一把」。

AppTask便是本地其中一間「向世界出發」的初創科企。去年年底,其旗下的企業通訊應用TeamNote獲得矽谷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注資。TeamNote的聯合創始人和CEO羅國明(Roy)更帶領團隊遠赴矽谷接受為期3個月的培訓。

Roy表示,香港的初創科企在拓展歐美市場時遇到的困難相近,就是怎樣通過「口口相傳」(Work of Mouth)讓更多人認識產品以及如何本土化產品。

不過,他亦透露從YC身上學到跨越一切障礙的絕招,即YC的口號「做用戶想要的產品」(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他說,產品不符合市場需求是初創科企的頭號殺手。他希望將這個信息以及矽谷的分享文化帶回香港。

「矽谷的創業者都很樂意和你分享一切資訊,這和亞洲人怕被抄橋的思維大相徑庭。」

TEAMNOTE ROY

TeamNote的聯合創始人和CEO羅國明

「我視有人抄襲為產品有發展空間的佐證」

香港有不少初創科企都因害怕「山寨」而拒絕開拓內地市場,但Roy認為在科技產業里並無地域界限。他說:「被抄是無可避免的,但我視有人抄襲為產品有發展空間的佐證。」

儘管內地兩大叫車應用巨頭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很可能會成為GoGoVan的潛在對手,Reeve對發展內地市場依然保持樂觀。

至於一直被認為是「山寨」受害者的Talkbox,Jacqueline說團隊不會抗拒與內地投資者合作,但會對開拓內地市場持謹慎態度。

「儘管Talkbox幫我們打開內地市場,但其主要的‘山頭’已被行業巨頭佔領。除非真正瞭解潛在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我不建議本地初創科企進軍內地。」

Google和中大的研究發現,儘管香港的科技產業依然存在種種誤區,本地初創科企的生態系統自2009年以來還是增長了近3倍,本地年輕人也積極嘗試創業之路。

業內人士稱,儘管香港的科技產業發展進程緩慢,但能看到穩定發展的勢頭。

Jacqueline依舊認為香港是個做創新產品的好地方,因為越來越多的本地初創科企願意加入「行業顛覆者」的行列。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