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兔賽跑

By on May 27, 2015

本文作者柏拉圖,一個中學考公開試時,次次作文不是攞 E 就攞 F,但又好鬼鍾意發表偉論的偽哲學家。現時是香港 Startup 界中的一顆微塵。 一人分寫兩博 platosays.com platoinvests.com

龜兔賽跑的故事,大家一定聽過。最近我不時會想,跟我一樣是半途出家的創業者們,又會否跟我一樣有一種自己就在賽道上的感覺。

Andrew Seaman, The Tortoise and Hare brothers

Andrew Seaman, The Tortoise and Hare brothers CC Licensed

如果人生的賽道上,可以不再為自己的下半世擔憂,所謂成功「上岸」是大部份人的終點的話,小弟跟很多其他 banker 出身的創業者,在這賽道上都可以算是如脫兔般飛彈了出來。以前日日在銀行辛苦賣命但回報豐厚,每年就算睇戲兼去埋日本,儲幾年錢就可以負擔得起首期買樓。

不過,就在我們可以輕輕鬆鬆快人一步終點達到時,任性的我們雖然不似龜兔賽跑中的白兔偷懶瞓覺,卻覺得一條大直路走下去好似無乜意思,渴望追尋更多,想挑戰自己,抄一條無人走過的山路 — 一條可能是帶領我們看見奇景的高峰,亦可能是跟終點背道而馳的歪路。

而之前走在我們後面的烏龜,一步一步走來,幾年間已經走近、甚至超越了我們當天選擇 detour 的路口。以前一起在學校球場上打波的紅毛小子,今日各人已經一個一個在自己的事業上逐漸的打入管理層,人仔、樓仔、車仔、老婆仔全部儲齊之時;而我,除了娶了老婆仔之外,就只有一個為自己堂而皇之安上的一人公司「C乜O」稱銜。當天為了準備一些沒有收入的日子,很有型地斷言不甘為一層樓做奴隸,但望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都已經上晒車甚至細樓換大樓之時,有時

打開報紙財經版時望著那些日日創新高的樓價,都不禁要問自己一句:究竟是「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還是「別人笑我太瘋癲 其實我係大白癡」?

烏龜和白兔的比賽,今日輸了明日可以再鬥過。但人生的龜兔賽跑,除了一take過無 round 2 之外,仲要係超級毅力賽。

烏龜,睇住嚟啦,我係唔會咁快認輸嘅,哼!!!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