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互聯網已死 縱有廉價光纖又如何

By on April 13, 2015

編按:本文作者為黃何MailTime 創始人及 原TalkBox中國地區經理,本文寫於2013年,原刊於「創事記」,原標題為:「你所不知道的香港互聯網」,後經內地網站更改,由於此文與錢方聯合創始人李英豪的「香港互聯網創業真的很難!」,近日受到熱烈的討論,StartupBeat向黃何拿取授權刊載本文。

TVB 1 13APR

電視節目截圖

這個話題從知乎上一個關於「香港iOS開發環境」的問題說起。

我並非技術出身,無法從iOS工程師的角度來分享「香港的iOS開發環境」。不過拋磚引玉,希望通過分享這兩年來在香港移動互聯網行業的從業經驗,讓大家對香港的互聯網行業從業環境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引起關注。

來香港之前,相信我和大家對香港互聯網行業的憧憬是類似的,「1000M飛速卻廉價的互聯網接入」、「完善的金融投資體系」、「谷歌退出中國大陸遷往香港」、「騰訊阿里巴巴等都在香港上市」、「全民3G(如今已用上4G LTE)」、「沒有各種牌照許可證和審查」、「自由開放國際化」,這些耳熟能詳並讓人羨慕的、對香港及其互聯網的描述,無一例外讓我們認為香港這個上網「順暢」的地方,互聯網行業會是多麼發達?

當然,吸引我的還有香港理工大學的交互設計專業,是很多互聯網產品和設計師們嚮往的。一切聽起來都那麼互聯網。與之前在上海短暫的互聯網創業和從業經歷相比,香港彷彿更像是一個圓夢的地方。

一年的碩士課程畢業後,來自大陸的同學都一個個回到北上廣深,投身互聯網。而我選擇留在香港,並加入了當時剛剛起步並高速發展的TalkBox團隊,擔任中國地區經理。

智能手機和3G普及 APP外包缺新意

除了中國移動香港外,香港的各大移動運營商早早就完成了3G網絡的基礎建設和商業化。加上香港市民普遍的高購買能力,以及免稅帶來的電子產品低售價,香港的智能手機普及率非常高。幾個月前,香港更是提前步入了4G LTE時代。同時,Apps理所當然成為近年來香港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從零售、媒體、金融到娛樂、教育、政府等等,各行各業的企業和機構都希望擁有一個或一系列Apps以提高競爭力。不僅僅是傳統行業公司,即使本地有強大IT背景的互聯網公司如Openrice、JobsDB等,也都選擇將移動產品外包。

因此,香港成就了數家有一定規模的Apps外包公司,如Green Tomato、Cherrypicks、MTel、InnoPage、AppTask等等,團隊從十幾人到上百人,十人以下的小團隊更數不勝數。業務從Native App、Mobile Web等移動產品設計、開發外包,到移動廣告推廣、公關等。流水線式的外包生產,很難點燃創新火花,每年香港製造的幾百個Apps,大多千篇一律,缺乏新意。

外包公司和創業公司的創新路

近幾年有外包公司開始涉足自主技術及產品研發,外包公司從事研發有兩個目的,第一是為轉型找方向,第二是研發的新技術和面向大眾產品成為不錯的廣告招牌,吸引更多外包客戶。

以大家熟悉的TalkBox為例,它便是外包公司研發團隊的產物,所以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創業公司。TalkBox是Green Tomato公司的獨立研發團隊Farm,繼2009年推出HK Movie后又一個得到廣泛好評的自主研發產品。TalkBox最初由一個4人團隊開始進行研發,最高峰時由近20人參與到TalkBox的各項工作中。對於一個在香港,還沒找到商業模式的互聯網公司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TalkBox語音信息設計的創新是驚艷的,以至於很快成為各種手機通訊應用的標配,被國內各大互聯網巨頭紛紛跟進,就連Facebook最近也在其Messenger里加入了類似功能。

TalkBox的例子,反映出了一部分香港互聯網從業者的問題——香港互聯網不缺有才華且不願抄襲的人,但對中國大陸市場不了解甚至恐懼、對互聯網融資和運營缺乏經驗。記得李開復老師曾經建議TalkBox的母公司應該放棄外包業務,公司上下全力投入到TalkBox來應對競爭。只是開復老師無法想象,外包業務對這家公司的重要性:光靠概念和投資,真的不足以養活這家在移動互聯網做了10年上的百人公司,更不用說由此帶來的風險。

當然香港也有一些不錯的移動互聯網創業公司,如Stepcase, Primitus, 6wave、Editgrid等,都有着不錯的產品,也有微型但精幹的團隊。與有外包公司做後盾的團隊相比,他們的生存環境更加艱難。香港本地市場太小,互聯網行業經歷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洗禮,在資本市場活躍的香港這些公司卻無人問津。偶爾會有來自大陸或海外的風投關注,但實際融資成功率很低。

最近一段時間香港出現了面向互聯網的孵化器如CoCoon和AcceleratorHK等,不過目前還未見到成功案例,所以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

十年河西 互聯網已成冷門

另外我提一下相關行情,與國內互聯網欣欣向榮不同,一個香港的大學本科應屆畢業生,從事Apps或者其他IT開發。起步工資大約10-12k港幣,相當於普通地段30多平方兩室一廳的一個月房租,或者繁忙茶餐廳有經驗的洗碗工收入。相信這也是國內不少互聯網公司給應屆生的開價,只是香港生活成本要高得多,且幾年內晉陞空間不大,屬於比較冷門低薪行業。相比之下,如今讀IT專業的學生,如果進入投行做IT Backend Support而不是在外包公司寫App,起薪可以高出非常多。

也就是10年前,2000年互聯網泡沫前,香港互聯網工程師最熱門,有幾年經驗可以開到近10萬的天價月薪。泡沫後大財團們對互聯網不再有信心,無論是私有化退市還是科技業務轉型,資本不再圍着互聯網創業者轉。10年來,創業者始終找不到資金發展,也成了香港互聯網產品發展的死結。

而事實上,10年來互聯網不但沒破,且創新仍在繼續。56K的貓甚至被換成了千兆光纖,大陸的互聯網企業也成了世界的焦點。而香港,還沒走出那場陰影。

總體來說,互聯網在香港屬於夕陽行業,資本不青睞,政府不支持,企業不投入,人才往外跑,家長覺得小孩讀IT沒前途。這幾年因為智能手機在香港的高普及率,Apps開發創造了一些機會,有人看到曙光,2000年倒下去的一代有一些人希望捲土重來,試圖重新創出一片天地,無奈環境已大不如從前。

即使家家戶戶擁有1000M的廉價寬帶接入,又如何?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