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ab創辦人: 「互聯網」及「金融」兩套思維 需作平衡

By on January 9, 2015

齊集內地及本地 fintech 創業者:錢方、WeLab、Bitcoinnect 及更多嘉賓,討論最新 fintech 趨勢及發展機會,《互聯網金融科技峰會》只此一場,費用全免 — 立即報名。名額先到先得。


WeLab在香港團隊接近20人,在上環的辦公室設有乒乓球枱予員工娛樂之用。圖為WeLab創辨人及行政總裁龍沛智。

WeLab在香港團隊接近20人,在上環的辦公室設有乒乓球枱予員工娛樂之用。圖為WeLab創辨人及行政總裁龍沛智。

主打網上借貸的WeLab卻在日前獲1.5億港元的A輪融資,算是本港Startup界近來少有的大額融資,現時本港的互聯網金融發展開始受人注視,WeLab創辨人及行政總裁龍沛智(Simon)認為,「互聯網」及「金融」是兩套不同的思維模式,需要作出平衡。

「金融是Margin Business(邊際營業),互聯網卻是Volume Business(大量貿易),兩種商業的思考方式不同……互聯網產品通常起初不收費,使用一段時間才向客戶收費,這是Volume Business的思考方式,金融卻做不到,你如何叫人借錢不收息?除了要賺利息外,還可能遮蓋自己的賒帳損失(credit loss)。借貸收息,除了是你賺取外,借10個其中有一個不還錢,賺的利息是遮蓋不還錢的人的本金,如果從互聯網思維去想,我要好多客人去借貸,但不收息,但在金融業情況下,便不能做到,這不只不賺錢,還會倒蝕。」

Simon便做好公司不同的人才分配,例如風險管理、財務方面需要由銀行界出身的員工負責,不過市場業務、產品項目、客戶體驗便應由互聯網業界出身的員工作推廣,兩種不同背景的專才合作亦需要時間磨合。

借貸快捷兼低息

Simon曾先後效力於花旗銀行及渣打銀行管理層共十五年,任職過渣打銀行東北亞地區主管,隨後Simon離開銀行界創立WeLab。

WeLab網頁寫着:「我們正在創造金融革命」,旗下的網上借貸平台WeLend.hk打着「還貸於民」的旗號,Simon描述公司如何改變金融業的傳統,在借貸方面做到程序快及利息低,以往香港借錢只有兩個主要途徑,分別是銀行和財務公司,前者程序嚴謹,過程慢但利息較低,另一個便是財務公司,審批條件較寬鬆,過程快但利息高。他便在兩者取得平衡,「那我用以前銀行的專門技術,去得到不同客戶的數據,透過大數據分析,分析比較快,同時是自動化的系統,可在較短時間內做到,便可令到『平』同『快』同時達到。」

WeLend電視廣告截圖,WeLab聲稱申請金額超過十億港元,壞帳率比銀行低。

WeLend電視廣告截圖,WeLab聲稱申請金額超過十億港元,壞帳率比銀行低。

需要更多人才願離開大企業

香港互聯網金融仍在起步階段,Fintech發展甚至與內地有一段距離,Simon認為香港是發展Fintech的好地方,不過要令更多金融人才要離開大企業去嘗試創業,Simon回想自己離開渣打銀行後,成立WeLab時,「這是一個很大的落差,在大公司做一個高層管理人員,到由零開始,要自己搬電腦、拉電線、搬枱」。

Simon又說,除了金融才俊願嘗創業的風險外,香港亦需要有更多科技界的人才,及科技上的基建項目,包括數據中心、足夠的資金及政府的支持,「香港其實不太多專業的VC(風險投資者),只有兩間,許多VC的基地在外國」。

WeLab在2013年成立,年多的時間便吸引到羅斯投資機構 DST 創辨人 Yuri Milner、TOM 集團及紅杉資本等重量級人馬給予A輪融資,Simon打算會把融資用作本港市場的增長,及在內地市場站穏陣腳,發展公司的科技及增聘人手。

香港不做P2P平台

WeLab在去年9月於內地推出手機P2P借貸平台--我來貸,以專業品牌作招徠,主攻優質大學生的小額貸款。我來貸與香港的WeLend的不同之處,前者是P2P平台,以配對放債人及借債人,WeLend則以自己公司名義放債。

Simon解釋香港不做P2P平台的原因,「在香港不需要去到Mass Market to Mass Market,也可以支持到業務」,香港對P2P平台的要求較多,而自己的競爭優勢是在於風險管理及科技,因此寧願把資源發展這些方面,而不是花資源開拓P2P。

Welend近日與電訊商推出手機分期付款服務。

Welend近日與電訊商推出手機分期付款服務。

不與內地科企龍頭硬碰硬

不過內地互聯網金融市場蓬勃,科企龍頭如阿里巴巴及騰訊都大展拳腳,香港小型企業如何猛龍過江?

我來貸在深圳團隊約50人,大部份員工都是當地人,以融入內地市場,Simon指出中國市場競爭激烈,需要尋找自己的競爭優勢,今次A輪融資的其中一個投資者是中國郵樂網,由TOM集團及中國郵政合營,我來貸與郵樂網合作推出產品,受益於投資者的資源。

Simon在內地發展不會與強勁的科企硬碰硬,金融市場不是「winner take all」,舉例說,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螞蟻金服,均從事與互聯網金融有關的業務,我來貸可以與對方合作,運用對方的數據,大企業不一定是自己的競爭對手,或許它可以幫助自己的業務。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