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信報月刊】移民潮挖空中層 「上位潮」湧現

By on September 7, 2022

原文刊於信報網站

真正有能力移民的,往往都是「高級技術」組別。(Freepik 網上圖片)

移民潮來了,上位潮也來了──名校、神科更易入;專業、中層空缺大增;議員、政助新人輩出……惟別開心得太早,將來香港整體經濟,要為這個驟然而至的人才斷層付出沉重代價。

撰文:黃愛琴  本刊高級記者

「IT狗」變高端人口

「宅男」、「內向」、「IT狗」……曾幾何時,資訊科技(簡稱IT)是厭惡性行業, 惟拜移民潮及疫情居家辦公所賜,如今IT界求才若渴、挖角成風,「package」分分鐘勝過金融才俊。

一位炙手可熱的Candidate,是28歲的Godwin Ho,過去一年他「跳槽」三次,人工累漲逾90%,更躍升大公司最年輕部門「阿頭」,公司其他部門主管平均年齡均為四、五十歲。

訪問約於Godwin下班時間,他遲到20多分鐘,「唔好意思,老細臨放工加job,搞埋少少手尾。」OT頻繁是「上位」代價,這位新晉Network Manager坦言有壓力,但自信可應付,更立志「儲夠經驗再升再跳,把握這幾年的上位潮。」

火速上位的Godwin上年榮登業主、今年將二手Honda換成新車Tesla,下一步是計劃結婚。(黃俊耀攝)

據Venturenix統計,未來5年香港IT人才缺口高達10萬,移民潮卻令IT專才減少1萬至1.5萬名。今年4月業界招聘廣告高達9097個,人才缺口是金融行業3倍,促成薪酬暴漲。軟體工程師月薪可達8萬,網路安全工程師、雲端工程架構師,更享百萬年薪。

Godwin入行僅5年就做到經理,過去幾乎不可能。「好幸運、無諗過。」他笑笑口講。 回想當年入行,他稱純粹是因為DSE成績欠佳,選擇少,卻對IT感興趣,經高級文憑接駁入PolyU,2016年修畢computer science學位。「畢業時IT低迷,屋企人覺得我唔會搵到好多錢。」

第一份工月薪17K,需通宵達旦、四出奔走替客戶裝機、解決疑難,行內俗稱vendor。兩年後轉職做in-house,雖有升職加薪,卻只是循序漸進,直至上年中開始搵工,被市場熱熾呼喚。

曾幾何時,資訊科技(簡稱IT)是厭惡性行業。(Freepik 網上圖片)

第一跳加薪20%,三個月試用期未過,又收到另一個offer,叫價扯高10%,9個月後再被舊公司高薪招攬;三次挖角都由獵頭找上門。Godwin不打算移民,「去第二度未必搵得返呢個人工、呢個職位。」

據他觀察,過去一年不少大學同學都頻繁「跳槽」、陸續上位;就連只有一兩年經驗的新鮮人,待遇亦由2萬倍增至4萬。「如果你active搵工,基本上LinkedIn的inbox就即刻有很多人message你。」

「老海鮮」跳出comfort zone

「現在是求職者主導市場。」資深獵頭Danvis Lau(筆名久保)對本刊表示,以往搵工老闆囂張,不做就next,如今呢?一個IT candidate可能手握4個offer。「例如一星期前accept offer,今日打電話來說不做了,因有第二個offer。」

移民潮令IT專才減少1萬至1.5萬名。(中新社資料圖片)

挖角競爭日趨劇烈,自立門戶的Danvis上年另闢蹊徑,推出度身訂造career coaching服務,教求職者寫CV、模擬面試,結果大受歡迎。初期客人是移民人士,準備往外國搵工;近期則多了留港人士心急「跳槽」。

「他們可能十年都無轉過工,現在見到跳槽人工加到30%就心思思。」Danvis解釋,這類人士缺乏求職技巧,或技能與市場脫節,故需尋求協助。

上位潮與移民潮其實是一體兩面。上年8月,人力資源學者趙其琨接受本刊專訪時已經預言,真正有能力移民的,往往都是「高級技術」組別,包括經理、專業人士和技術人員。

中層被挖空

今日印證各方數據,趙其琨指出brain drain(人才外流)圖像已經很清晰,就是中層被挖空。 首先看年齡,「Y Generation走最多,即是1975至1990年出世。最細那批都30歲,已取得工程師、會計師等專業牌照,確實是人才、又年輕;而40幾歲那班人,更是公司中堅分子。」

反而55歲以上、最高管理層移民比例較少,「這班人有物業、有積蓄、enjoy緊life,走的話成本很高。」

換言之,人才斷層,斷在中高層,「正正是最critical果層!」趙其琨比喻為膠水——「中層有專業資格、專業資歷,也熟悉營運管理,正是一個膠水黐住兩塊木,即上層和下層。」

據Godwin觀察,過去一年不少大學同學都頻繁「跳槽」、陸續上位。(信報資料圖片)

節錄自9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更多信報月刊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