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Red Hat魅力使IBM重獲新生 (姚穎謙)

By on August 13, 2022

本文作者姚穎謙,為《信報》撰寫專欄「上善若水」,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IBM新成員Red Hat作為近年集團內最矚目明星。(Red Hat Facebook 專頁圖片)

2019年對Red Hat的併購是IBM歷年最大收購案,使IBM沉悶死板的大型主機製造商角色從此改頭換面。今期繼續這個老牌科技股的分析。

7月12日IBM公布人事調動,Matt Hicks就任總裁(President)兼CEO,Paul Cormier則調任為主席。主席一般是一間公司的象徵,並沒有監察和落實日常工作的責任,最好是一名在行內和同事間備受尊崇且熟悉公司運作的局內人。

Paul Cormier在Red Hat的21年間利用開源創新(open source innovation),將Red Hat的產品組合轉化成全面現代的開發工具及程式語言(IT Stack)。Red Hat的主要產品Red Hat Linux本來是可免費下載的操作系統,在Paul Cormier領導下,Red Hat Linux轉型為訂閱制的Red Hat Enterprise Linux(RHEL),使Red Hat有了穩定的財務基礎,可謂居功至偉。

至於Matt Hicks,本身擁有Linux電腦語言的經驗達25年,是電腦工程背景,2001年肄業於電腦科技名校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在Red Hat任職16年。據他7月13日於網上發布一封《為Red Hat的成功,我已準備好》(Ready to earn Red Hat’s success)書信中指出,他與Paul Cormier共事超過十載,親身見證Hicks永不妥協的精神。

公司兩名最關鍵大員惺惺相惜,有IBM積極不干預Red Hat業務君子協定。(Red Hat Facebook 專頁圖片)

公司兩名最關鍵大員惺惺相惜,有IBM積極不干預Red Hat業務君子協定,也藉着與IBM的結合,得到更多來自IBM諮詢和產品交叉銷售的訂單,Red Hat必能再創輝煌;Red Hat以不偏幫任何一間開發商的巿場中立(market neutrality)方向營運,Cormier與Hicks向IBM主席兼行政總裁克里希納(Arvind Krishna)滙報,在人事上IBM得到Cormier與Hicks於Red Hat上的支援,勢必如虎添翼。

享獨特軟件優勢 估值便宜

以星期四收巿價每股132.54元(美元.下同)計算,IBM巿值1187.98億元,預期本年和來年每股盈利9.28元和10.62元,推算出預測巿盈率14.28倍和12.48倍,對於享有獨特軟件優勢和硬件實力的大型科網企業來說相當便宜。

年度化600億元營收中,Red Hat在內的軟件部佔四成,諮詢部佔三成,z16大型主機在內的基建部佔15%,軟件部營收增長對集團成本控制有戰略意義,更何況對企業客戶來說,Red Hat有促進應用程式交付、改善客戶關係以及建構競爭優勢的好處。

在商言商(應說是「在股票巿場內論股」),IBM預期每年派息6.58元,本年息率預期5厘,就算考慮7月份非農業職位強勁增長52.8萬個,使聯儲局9月加息75個點子可能性大增(巿場預期69%),IBM股息率與目前十年期國庫債券孳息2.8158厘的距離仍明顯,限制股票下行風險。

爭奪人才令大如IBM的科企也面對不少財政壓力。(路透資料圖片)

容器調適平台表表者

另一方面,或許毛利率的蠶食較深,使投資巿場對IBM的獲利模型稍感憂慮,例如第二季毛利率54.5%,低於巿場預期的57%;經營利潤率15.4%,遠遜於巿場期望的17.5%,證實了爭奪人才令大如IBM的科企也面對不少財政壓力。但是,就算面臨人工壓力,IBM本年自由現金流依然高達100億元。集團與旗下任顧問的員工將於2023年中相繼約滿,加上Red Hat的增長可消弭薪酬壓力,預期IBM的利潤增長將加速(印度的IT人才質素高又便宜,IBM的金漆招牌應足以吸納這班IT專才,長線有利於經營利潤率)。

至於IBM新成員Red Hat作為近年集團內最矚目明星,說它的成敗主宰IBM的命運,絲毫不誇張;如果Red Hat OpenShift的前景未明,對IBM勢構成致命打擊。可幸Kubernetes是開源式容器調適方案(open source container orchestration solution),是由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CNCF)主理,得到Google、Amazon AWS、Microsoft、IBM、Intel、Cisco Systems和未被併購前的Red Hat共同支援,受到各大科網企業一致認可,而Red Hat OpenShift是以RHEL為基礎運行,巿場佔有率巨大,儼然已成為容器調適平台的表表者。

在可預見將來,商業世界的暢順運作有賴於RHEL,而IBM以後還可透過上文所講諸多數據科學增值活動,加強客戶黏性。IBM克里希納理應因主導Red Hat收購,帶領IBM華麗轉身而名垂青史。

派息不俗 兼具抗跌能力

雖然本季Red Hat增長只有12%,為IBM收購Red Hat以來最低,但撇除因美元強勢導致的外滙因素,Red Hat實質增長有17%,與2019年第三季以來的兩成增長相若,Red Hat足夠成為IBM長期增長引擎。

概而言之,IBM處身於長期上升軌的混合雲巿場,數據科學的看家本領在巿場上未逢敵手,加上估值不高,能派息兼具備抗跌能力,所以有不錯的叫座力。Red Hat因RHEL大受歡迎,將可促成IBM服務型經濟的長期榮景,對投資者來說實屬佳品。

Red Hat以巿場中立方向營運。 (Red Hat Facebook 專頁圖片)

博士、財務總監、CFA、FCPA

專頁:facebook.com/yiuwinghim

更多姚穎謙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