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誰賦予NFT價值 (黃岳永)

By on August 12, 2022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我教授元宇宙概念並將這當為課堂作業,也有了自己設計的非同質化代幣(NFT)。當然這不是指我從未創造過NFT,畢竟在教學生新事物前,自己還是要先了解清楚,而且今次與Dustykid合作設計的特別版DustyProfErwin NFT,把我教書育人的身份、教授內容及NFT這個新概念融合,自然別具意義。

過去數年全球投資者對加密貨幣及NFT趨之若鶩,惟自從5月大跌市後,它們便由投資界新星,變成人們避之惟恐不及的對象。然而,科技不斷創新,年輕一代無可避免要在一個被區塊鏈、去中心化、Web 3.0及元宇宙概念主導的時代中生存,對於加密貨幣及NFT這些工具,更加需要詳細了解,以免人云亦云,否則一不小心便被當成韭菜來割。

當明星藝人愈來愈受歡迎,限量發行的NFT價值亦水漲船高。(Ezek網上截圖

這幾年眾多名人加入NFT市場,不少KOL和藝人利用 NFT「不可替代」的獨特性發行專屬NFT,為持有者建立專屬社群並經營會員制,藉此凝聚粉絲、創造更多互動,這些NFT的銷售成績相當不錯。當中發行最成功的NFT產品要數歌手周杰倫,他旗下品牌PHANTACi在今年元旦與平台Ezek共同推出NFT「Phanta Bear」,一隻起價高達0.26枚以太幣,以當時每枚以太幣價格約3769.7美元計算,Phanta Bear售價約980美元,一萬隻在推出後40分鐘售清,銷售額達千萬美元。

周杰倫後來發聲明表示事件與他無關,Phanta Bear價值仍是水漲船高,也因周杰倫名氣夠響亮,之後還有不少與他相關的NFT在OpenSea出售。有趣的是,周杰倫不是單一例子,不少以名人或KOL之名為招牌的NFT,最後都被發現與當事人無關。

自從5月大跌市後,NFT便由投資界新星,變成人們避之惟恐不及的對象。(法新社資料圖片)

KOL或明星藝人發行的NFT,除了作為紀念之外,性質有點似「會員證」,可以優先購入偶像的周邊產品或參與各項活動,就如香港不少俱樂部,甚至是香港賽馬會,都需要會員證才可以入場享用設施或參與活動。當明星藝人愈來愈受歡迎,限量發行的「會員證」價值亦水漲船高。不過,當這些NFT的功能與市場期望不一樣,甚至並非由官方發行,投資者便會高呼受騙。

很多人都知道我曾在珠寶業工作,當時最多人問的其中一條問題,就是「鑽戒應該值多少錢」。鑽石可以用4個C來確定質素和價錢,但當其作為鑽戒時,對當事人而言,其價值除了冷冰冰的一堆數字,還包括了紀念和回憶,這些都是獨一無二,難以用金錢來衡量。不少朋友問我DustyProfErwin NFT會否在OpenSea出售,老實說,它對我的意義與紀念鑽戒類似,放在市場上可能不值錢,對我卻是無價資產。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