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實名制售票系統就緒 執行成本高 MIRROR紅館騷遏炒風 購票通:首重協調

By on May 30,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本地人氣男團MIRROR將於7月在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行演唱會,主辦單位宣布明天(31日)以實名制公開發售門票,冀遏止「黃牛黨」炒風。營運城市售票網(URBTIX)票務系統的購票通(Cityline),其主席及執行董事許丕績在專訪時稱,網站實名售票技術不複雜,惟票務系統、大會及場地,均要投放額外資源,以配合實名制推行。

人面閘機未必受落

許丕績表示,2018年日本著名作曲家久石讓來港舉行音樂會,由於票價被大幅炒高,主辦單位加場時,決定採用門票實名制,同時加入抽籤機制。簡單而言,購票者要預先網上登記,中籤後才正式購票,「這安排相對公平,避免有人利用機械人(Bot)搶飛。」他憶述,當時購票通團隊花了約一個星期時間,便把整套方案搭建出來,「只要求客人購票時提供全名,再把資料列印門票上;沒太大難度,相信大部分票務網站都做到。」

MIRROR今年7月在紅館舉行演唱會,公開發售門票供不應求,迅即掀起搶飛潮。(中通社資料圖片)

MIRROR今年7月在紅館舉行演唱會,公開發售門票供不應求,迅即掀起搶飛潮。(中通社資料圖片)

那為何要到今年,才首次有紅館演唱會採用門票實名制?許丕績解釋,加入實名售票功能,對票務系統而言,技術並不複雜,「但始終要動用額外資源」;如果主辦單位容許購得門票者把門票轉名或退票,可能又要搭建相關網絡平台。此外,主辦單位或場地一方,均要具備一套電子或人手系統,以檢查門票觀眾的個人資料,跟其身份證是否一致。

「就現場核對資料來說,除了用人手,其實做到幾天花龍鳳都得。」許丕績舉例,票務系統可要求購票者上傳個人照片,並在演唱會場地門口,設立人面識別閘機,以核實入場者,「連身份證都可以不用查,但主辦單位或政府康文署是否肯花錢設立這些閘機?更重要是,人面識別涉及私隱問題,你購買演唱會門票,會否想人家識別你的樣子?」

觀眾在演唱會入場之前,或要預留更多時間,用來核對門票資料。(中通社資料圖片)

觀眾在演唱會入場之前,或要預留更多時間,用來核對門票資料。(中通社資料圖片)

許丕績坦言,大會都要衡量實名制的複雜程度,才決定是否執行。另一個窒礙實名制推行的原因是,「如果門票被炒至天價的消息鋪天蓋地,對主辦單位而言,其實亦是營銷一種,顯示藝人的人氣、公眾願意花高價欣賞演出。」

要執行演唱會門票實名制,許丕績強調,最重要是票務系統、大會和場地,協調清楚執行細節和鬆緊程度,以至特殊情況的處理方法,「如果觀眾手持的門票和身份證姓名不符,例如陳大文變成陳小文,那職員能否讓他繼續入場?太鬆手的話,(門票實名制)做來沒意思。」

許丕績認為,推行門票實名制涉額外成本,隨時反映在門票價格上。(受訪者提供圖片)

許丕績認為,推行門票實名制涉額外成本,隨時反映在門票價格上。(受訪者提供圖片)

難100%杜絕黃牛黨

今次公開發售,所有門票不得轉讓,不能轉換場次或改名。若未能出席演唱會,持票人只能票面值半價退票。此外每人限購兩張,許丕績說,若嚴格執行實名制,炒家其實亦有代購方式,幫粉絲購票。粉絲除了要「食炒價」,亦要向炒家一方,提供身份證號碼等,炒家隨時會把這些個人資料,用於其他不法用途。

許丕績重申,推行演唱會門票實名制,對打擊炒風有一定作用,「但能否100%杜絕炒家?那就不一定。」他不諱言,推行門票實名制涉及的額外成本,隨時反映在門票價格上,「大家都要付出一些代價」。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黎明有先例 慎存觀眾私隱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