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藝術家葉偉青記錄被消失中舊物 (譚淑美)

By on May 24, 2022

本文作者譚淑美,為《信報》撰寫專欄「訪談錄」,此為節錄版本。

香港藝術家葉偉青把港式交通工具畫成變形金剛,受到網民追捧。(吳楚勤攝)

香港藝術家葉偉青把港式交通工具畫成變形金剛,受到網民追捧。(吳楚勤攝)

葉偉青(Felix),因繪本系列《香港重機》(港式交通工具變成了變形金剛)而大受本地以至世界各地網民追捧。其實,Felix還有很多代表作,包括曾是香港動畫《時空冒險記》的美術總監,作品不單在香港、日本、歐洲等地播放,更打入PlayStation遊戲世界。國際動畫也有他的足印,包括他曾參與《忍者龜》(TMNT,2007年)以至《阿童木》(2009年)的電影創作。

機械人以外,Felix現正以畫筆記錄香港的舊物,如拆一件少一件的莫禮遜燈號,「它們近年被陸續淘汰——就像香港,很多事情都在被消失當中。」他語帶感慨地道。

把香港公共交通工具化成變形金剛,Felix坦言是因為數年前響應一位美國藝術家的號召。該藝術家在網上發起活動,要求參加者每天創作一個機械人。Felix想到自己熟悉的香港交通工具——「香港,尤其在八十年代,經常作為外國科幻電影的背景,如《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等。有一天,我乘坐天星小輪,突然發覺船程怎麼變得這樣短。原來香港已變了很多,於是就從天星小輪開始了一系列機械人創作。」

Felix現時的NFT作品透過畫廊放在交易平台OpenSea出售,成績不俗,圖為其中一幅。 (吳楚勤攝)

Felix現時的NFT作品透過畫廊放在交易平台OpenSea出售,成績不俗,圖為其中一幅。 (吳楚勤攝)

成功售出NFT作品

近期NFT製作成為藝術界的一股熱潮,Felix因受不同單位邀請合作,也參與其中,而作品也成功賣出十數個單元。他有以下心得:「在創作上,NFT跟舊時人們做藝術創作的分別不大,只是多了一個平台而已。除此之外,智能合約保障了藝術家在作品二次轉售時可以獲得分紅,且它有一項不能竄改的認證技術,是最為獨特的。」

他的作品是透過畫廊放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出售,「OpenSea真是一個大——海——它大到根本無人睇到你的作品。因此,第一次我得悉有買家買入我的作品時,感到很驚奇。我覺得,刻下可以賣得火紅的NFT,本身作者必須具備知名度,例如某些作曲家本來就已很出名。但也不能排除有怪事發生,如印度有個青年把selfie(自拍照)放上網,竟惹來炒作,這點我就不太能理解。」他詫異地道。

講回他NFT的買家,「有些是香港人,他們大多因嚮往昔日的香港而收藏了我的作品。」出售畫作後,畫廊以虛擬幣向他分成,他未有把它們賣出變回現金。「我有個wallet儲存這些虛擬幣。長遠來說,我相信虛擬幣是有價值的,因它有『去中心化』的特性,而很多人很討厭『中心化』。Metaverse(元宇宙)將會慢慢地發展,那麼它會連結到虛擬幣的應用。」他透露已跟某些單位合作參與元宇宙的遊戲開發。

《超時空要塞》模型盒插畫畫家天神英貴(右)來港時,到Felix(左)擺設於展覽內的攤位購買《香港重機》繪本。(受訪者Facebook圖片)

《超時空要塞》模型盒插畫畫家天神英貴(右)來港時,到Felix(左)擺設於展覽內的攤位購買《香港重機》繪本。(受訪者Facebook圖片)

問Felix有沒有購入其他藝術家的NFT作品,他坦言沒有,並笑指自己對NFT還有很多不理解,例如「以前,某個作品值某個價錢,是因有審美角度或它背後的故事。但NFT呢,某些作品爆紅,只是話題炒作,我看不到art value。從投資角度,NFT有太多的炒賣成份。」

Felix頓一頓再舉例指,自從他在社交平台tag了NFT 3個字母,合作邀請紛至沓來,「有些人叫我做頭像,一做就1000個,但好多做做吓無咗影。我猜他們以為就咁做一批就能好快賺錢,卻沒有堅持。其實,坊間一些成功的NFT方案,是有很完整的路線圖,例如以NFT組成一個私人會社,再透過會社有另一些計劃。」幸而,上述的「無影」project,他都是收了錢才「起貨」,沒被「走數」。

——————————————

葉偉青(Felix)小檔案

年齡:53歲
出生地點:香港
職業:藝術家
家庭狀況:已婚

——————————————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更多訪談錄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