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離開之後保持聯絡 (黃岳永)

By on May 6, 2022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大家終於可以出來見面飯敍,赫然發現真的是「好久不見」,我和團隊雖然定期在Zoom開會,但還是去年聖誕節以來首次真人會面,有同事甚至忍不住要互相擁抱一下。人們在疫情中以另一種方式生活工作,看似一切如常,其實心理和精神上多多少少已出現問題。

對香港人而言,移民他國的可能會有Home Sick(思鄉病),留下來的人看來也集體患上Travel Sick(想旅行症),少了一個擴闊視野和增長見聞的途徑。除了不能旅行,還要杜絕社交活動,飯敍要克服重重困難,想看戲要多打一針,唯一的「安慰」,可能是有些地方的待遇可以更差(更好的就不要提了)。

人們在疫情中以另一種方式生活工作,看似一切如常,其實心理和精神上多多少少已出現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人們在疫情中以另一種方式生活工作,看似一切如常,其實心理和精神上多多少少已出現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這種情況長期持續下去,大家都知道不利於精神健康,而且造成的問題可能會比想像中嚴重。世界衞生組織指出,近幾周全球11個國家共爆發約170宗不明兒童肝炎病例,有醫生懷疑是與疫情爆發後人們生活習慣轉變有關。事實如何仍待進一步研究,但無可否認,疫情及各國應對措施的副作用正逐步浮現。

一眾改變中,工作方式的變化是筆者最為欣賞的一環。以往到客戶辦公室或大學開會,交通時間動輒一、兩小時,如今這些時間都可以節省下來。還記得疫情爆發初期曾推薦多項在家工作軟件,線上白板工具Miro是我常用工具之一。Miro有無限大的白板給你畫,所有同事都可以移動上面的文字圖表、留言互動,更可以視覺化方式呈現歷史編輯紀錄,讓想法更加清楚易明,是在家工作好幫手。

對香港人而言,移民他國的可能會有Home Sick,留下來的人看來也集體患上Travel Sick。(信報資料圖片)

對香港人而言,移民他國的可能會有Home Sick,留下來的人看來也集體患上Travel Sick。(信報資料圖片)

這種工作方式方便創建跨公司小型工作團隊,也可以因應業務需要馬上「拉人」加盟,例如來自世界各地的NFT(非同質化代幣)和網絡安全專家。事實上,我亦正在重新審視運作的成本結構,研究更快速有效的工作及外判模式。

最近移民成為香港人熱門話題,流失最多的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才,令人憂慮香港未來在人才上會否無以為繼。不過,透過這些數碼工具及新的工作模式,我們仍可與移民他國的港人合作,能在他們適應新環境前,提供一份具彈性的工作及不俗的薪酬,而香港人勤奮努力,有才能又熟悉香港,也有助工作事半功倍。在數碼世界,「離開之後保持聯絡」絕對不只是一句客套說話這麼簡單。

透過數碼工具及新的工作模式,我們仍可與移民他國的港人合作。(Freepik網上圖片)

透過數碼工具及新的工作模式,我們仍可與移民他國的港人合作。(Freepik網上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