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業界評《IT狗》婚宴人情App應用太單一

By on January 24,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本地劇集以開發人情支付平台PayPayDuck為題材,成為近期網絡熱話。(《IT狗》劇照)

本地劇集以開發人情支付平台PayPayDuck為題材,成為近期網絡熱話。(《IT狗》劇照)

近日一套以本地創科界為主題的劇集《IT狗》成了網絡熱話,劇中男主角葉念信(阿信),銳意開發電子人情支付平台PayPayDuck,讓婚宴賓客以手機App繳付人情,甚至讓新人提早獲取款項,以應付其他結婚開支。奈何阿信及其團隊在開發程式時處處碰壁,被質疑缺乏盈利能力,可被其他電子錢包取代。

《IT狗》以本地創科界歷年多宗大事件為創作藍本,劇中主要角色之一更包括「星之子」Tony。翻查資料,現實中同樣被稱為「星之子」的陳易希,早年的確開發過一款專為婚禮而設的程式「the WEDDING app」,讓新人上傳婚禮圖片和發布婚宴資料,賓客亦可透過程式簽到及留下祝福語。

劇集《IT狗》男主角葉念信及其團隊,被質疑程式缺乏盈利能力,可被其他電子錢包取代。(《IT狗》劇照)

劇集《IT狗》男主角葉念信及其團隊,被質疑程式缺乏盈利能力,可被其他電子錢包取代。(《IT狗》劇照)

回到劇中,阿信團隊開發的PayPayDuck則以電子人情作招徠,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接受查詢時稱,「在香港要開發一個類似的電子錢包,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最大挑戰在於開發者要取得儲值支付工具(SVF)牌照。」

開發者或需申請SVF牌

根據金管局規定,SVF牌照持牌機構需擁有不少於2500萬港元已繳股本作為按金,「所以開發程式的公司要有一定財力」,方保僑又說,電子錢包要做大量營銷活動或提供優惠吸客,同樣涉及龐大開支。

方保僑指出,開發電子錢包涉及龐大投資,難以隨意涉足。(信報資料圖片)

方保僑指出,開發電子錢包涉及龐大投資,難以隨意涉足。(信報資料圖片)

電子錢包另一吸客關鍵,是應用場景要夠多元化、跟眾多商戶對接系統,但劇中的PayPayDuck只供用戶支付婚宴人情,應用場景太單一;即使將來以電子渠道繳付人情成為常態,大家參加婚宴時也只會選用其他主流的電子錢包,未必刻意使用PayPayDuck,「如果加入加密貨幣或NFT元素,可能會好一點;純做電子錢包,前景一定好艱難。」

本港過去曾有科技公司開發婚禮程式,聲稱可讓用戶透過PayPal繳付人情。方保僑指出,電子人情App若果對接PayPal之類的支付網關(Payment Gateway),跟一間網店對接PayPal系統讓用戶以信用卡結賬,本質上無大分別,「即是賓客用信用卡付人情」,這樣程式就未必需要申請SVF牌照,但新人或程式本身則要承擔手續費。

呂文儀相信,電子人情未來或趨普及,惟要應對不少傳統禮節事項。(受訪者提供圖片)

呂文儀相信,電子人情未來或趨普及,惟要應對不少傳統禮節事項。(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身是婚宴司儀統籌及政府資歷架構認可導師的呂文儀表示,電子人情對於環保(減少使用囍封),以至減輕婚宴迎賓兄弟姊妹的工作量均有好處,但要解決「各處鄉村各處例」的問題,「有些傳統是會即場回禮,例如賓客繳付1000元人情,主人家即場回禮500元;有些傳統是主人家會從囍封中象徵式拿取部分款項了事;有些水上人甚至把收到的現金人情張貼出來;手機程式較難處理這些習俗。」

料無助新人婚前撲水

劇集中的阿信後來在PayPayDuck平台,加入發送請帖及預繳人情功能,讓新人預早提款以應付婚禮其他開支,平台自己也可從中賺取手續費。然而呂文儀認為,酒席、婚攝、化妝等服務,通常婚宴前半年至一年已需預訂並繳付訂金,直至婚宴前1至3個月才派帖宴請親朋。這時獲邀出席的賓客,就算願意預繳人情,對新人應付婚禮開支的作用已不大。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