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港版職場手遊年營收過百萬 精準掌握玩家習性 Google評年度最佳

By on January 24,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李軍指出,目前《香城風雲》玩家中,近半來自星馬、 台灣等華語地區。(受訪者提供圖片)

李軍指出,目前《香城風雲》玩家中,近半來自星馬、 台灣等華語地區。(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兩大手機應用程式商店上,一直不乏港產手機遊戲身影,部分下載次數亦相當不俗。例如添使命工作室所開發的《打工英雄傳2:香城風雲》,推出不足一年錄得約20萬下載,按推算收入達7位數字,上月更獲選為2021年Google Play香港區年度最佳獨立製作遊戲。《打工英雄傳2:香城風雲》是一款育成類手遊,以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作為背景,玩家在遊戲內是一名打工仔,除了在職場累積不同技能經驗(例如機靈取巧、運籌解難、口才交際等),亦需修煉武術並闖蕩江湖,跟不同地區的高手較量,登上武林巔峰。

棄室內設計自學轉型

「在香港,如果你要追夢,單單擁有滿腔熱誠並不足夠,你仍然需要打工賺錢和累積經驗。」《打工英雄傳2:香城風雲》設計師李軍簡單道出遊戲的創作理念。他透露,自己本身主修室內設計,畢業後順理成章入行,一開始只能夠當繪圖員(Draftsman),「自己夢想是做設計,但只能當一件(繪圖)工具,渾渾噩噩,唔知自己做緊咩。」眼見手遊發展愈來愈蓬勃,他於是自學手遊設計,並到手遊公司應徵,獲聘後負責遊戲故事創作。

《香城風雲》是以八十年代香港為背景的手遊,玩家要在職場累積不同技能。(受訪者提供圖片)

《香城風雲》是以八十年代香港為背景的手遊,玩家要在職場累積不同技能。(受訪者提供圖片)

好景不常,李軍投身遊戲行業不足一年後,公司宣告結業。失去飯碗的李軍,決定跟幾名同事開發自家手遊《打工英雄傳》。他憶述,當時其他同事相繼找到新東家,只以兼職身份參與《打工英雄傳》的開發工作,剩下自己全身投入,形容開發第一集遊戲時,自己只關心遊戲是否好玩,沒仔細研究玩家習性,再重點調整遊戲設計。

面世三四年的《打工英雄傳》,至今下載量約15萬,數字並不失禮。然而第二集《香城風雲》推出不足一年,下載量已達20萬。李軍解釋,《香城風雲》有較多資金來源,包括數碼港培育計劃「香港遊戲優化和推廣計劃」(GEPS)等,因而有較充裕資金在社交媒體和電視賣廣告。

打工仔需要在職場,累積不同技能經驗,如機靈取巧、口才交際等。(受訪者提供圖片)

打工仔需要在職場,累積不同技能經驗,如機靈取巧、口才交際等。(受訪者提供圖片)

李軍憶述,數年前自己想要開發《香城風雲》,預期需要投放的時間會比開發第一集更多,偏偏不少昔日夥伴不再參與,寧願專心正職或其他項目。他於是向前輩、手遊公司遊戲奇迹創辦人王文暉求助,獲其注資50萬元,並借出旗下團隊協助遊戲開發。

王文暉更指點李軍如何改善遊戲業績,例如以玩家數據協助決策。舉例,追蹤玩家遊戲時間、有否一些關卡導致大量玩家離開遊戲、哪些道具特別多人或少人購買等,再分析背後原因,繼而逐步調整當中設計,同時加入「收費位」,「若想把遊戲開發成職業,或不斷改良遊戲,一定要詳細考慮『收費位』。」

遊戲玩家為武林人士,需要修煉武藝並闖蕩江湖。(受訪者提供圖片)

遊戲玩家為武林人士,需要修煉武藝並闖蕩江湖。(受訪者提供圖片)

所謂收費位,就是遊戲中吸引玩家課金的地方,例如在對戰重要敵人的闖關位置,玩家一旦戰敗,若課金便可繼續遊戲,否則便要從頭開始。王文暉舉例,當玩家已連續玩了兩三小時甚至兩三日,「打大佬」卻不敵對手,課金誘因便大大增加。此外,讓玩家以「抽卡」方式獲取遊戲道具,亦是常見向玩家收費的方式。

《打工英雄傳》謀攻海外

收費位大原則是按照玩家習性來設計,王文暉說:「遊戲推出市場後,才是開發過程最痛苦的時間,因你要不斷了解玩家意見再調整遊戲。」

顏超行亦有份協助《香城風雲》宣傳推廣。(受訪者提供圖片)

顏超行亦有份協助《香城風雲》宣傳推廣。(受訪者提供圖片)

李軍另一位「軍師」、遊戲奇迹營商策劃顏超行亦指出,《香城風雲》去年3月推出後,團隊花了半年調整遊戲,才把玩家的人均消費值(包括課金和點擊廣告為遊戲帶來的收入),由介乎4、5元增加至10元。以此計算,《香城風雲》至今錄得7位數營收。

問到遊戲未來發展,李軍透露目前《香城風雲》玩家中,近半來自星馬、台灣等華語地區,計劃開發反映海外職場生態的外國版《打工英雄傳》遊戲,「要先了解外國的職場文化,再構思遊戲內容。」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研添NFT增吸引力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