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Uber Eats撤離香港的啟示 (方保僑)

By on December 6, 2021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隨着疫情逐漸回穩,部分市民開始選擇重返餐廳用膳。(Uber網上圖片)

隨着疫情逐漸回穩,部分市民開始選擇重返餐廳用膳。(Uber網上圖片)

Uber Eats自2016年進駐香港,推出餐飲外送服務長達5年後,上星期宣布將於12月31日午夜終止在香港的運作,目前首要任務是為員工、送餐人員、合作餐廳及顧客提供支援。在香港市場,Uber日後將專注於出行平台服務,全力拓展Uber Taxi業務,以及繼續投放資源以創新科技融入香港交通網絡,服務更多乘客和司機夥伴。

無獨有偶,foodpanda剛平息了一場工業行動,而Uber Eats撤離香港市場的消息緊隨其後,是否純粹巧合?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剛開始爆發時,幾間外賣平台的外送服務因為要應對餐廳堂食限制、市民減少外出用餐等原因,以致外賣平台生意突然以倍數增長。正所謂「時勢做英雄」,疫情爆發初期,大家都無法估計這場仗要打多久,但當疫情延續逾一年後,形成現時所謂的「新常態」,市民都習慣了使用外賣平台,我相信當時這幾個平台的生意應該不俗。

正所謂「男未婚、女未嫁」,收購合併在市場上也是司空見慣。 (Uber網上圖片)

正所謂「男未婚、女未嫁」,收購合併在市場上也是司空見慣。 (Uber網上圖片)

隨着疫情逐漸回穩,部分市民開始選擇重返餐廳用膳,數個外賣平台間也起了微妙變化,例如各平台供選擇的餐廳原本都頗為不同,但當餐廳生意下滑,很多餐廳都會同時利用多個平台送餐,平台間的餐廳選擇分別便縮窄了,客戶在選擇外賣服務時,着眼點自然落在運費和送餐速度等因素。

有報道指出,foodpanda、Deliveroo及Uber Eats今年4月的香港用戶人數分別為127萬、62萬及20萬,Uber Eats市佔率不足一成,在成本效益計算下,自然較其他對手不利。新常態在疫情回穩後出現了新的平衡點,外賣平台便需要重新計算及平衡開支,所以早前foodpanda員工的工業行動,和今次Uber Eats撤出香港的舉動,我相信都是平衡點轉移後的結果,並不是巧合。

Uber Eats自2016年進駐香港,推出餐飲外送服務長達5年。(Uber網上圖片)

Uber Eats自2016年進駐香港,推出餐飲外送服務長達5年。(Uber網上圖片)

去年8月,Uber宣布收購香港的士網約平台HK Taxi,一躍成為香港的士網約平台的一哥,專注營運網約平台,令Uber在香港新常態下可更有效率運用資源。其實Uber在全球除了Uber、Uber Taxi、Uber Eats之外,亦有經營速遞、包裹運送及航運業務,但並不是在每一個國家及地區都會提供集團內所有業務,既然Uber其中一項業務無法健康地成長,止蝕離場也屬正常商業決定。Deliveroo剛於今年3月在英國上市,而foodpanda目前仍然是一間私人公司,會否有一天被Uber收購而重返香港市場?正所謂「男未婚、女未嫁」,收購合併在市場上也是司空見慣。

Uber宣布收購香港的士網約平台HK Taxi,一躍成為香港的士網約平台的一哥。(Uber 網上圖片)

Uber宣布收購香港的士網約平台HK Taxi,一躍成為香港的士網約平台的一哥。(Uber 網上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