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生物降解塑料任重道遠 (廖錦興博士)

By on November 19, 2021

本文作者廖錦興博士,為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榮譽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近年中國積極利用政策推動回收業,鼓勵再生能源和採用新材料。(中新社資料圖片)

近年中國積極利用政策推動回收業,鼓勵再生能源和採用新材料。(中新社資料圖片)

全球關注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上周六結束,惟這姍姍來遲的結果未能令人振奮。雖然大會達成史上首個減煤協議《格拉斯哥氣候協議》(Glasgow Climate Pact),但大會主席岑浩文(Alok Sharma)的哽咽致歉已告訴大家這或許又是個「拖字訣協議」。

事實上,燃煤佔全球碳排放量達40%,而上述協議並非以淘汰為目標,令環保團體質疑各國的決心。人類應對氣候變化,減排棄煤、推動再生能源等都是必定的方向,而各國須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亦要採用可量化的環保措施,以滿足日後相關國際單位的審查和監控。

近年中國積極利用政策推動回收業,鼓勵再生能源和採用新材料應對「雙碳」目標和氣候變化,對外宣布禁止「洋垃圾」,廢料進口及承諾停止在別國開採煤炭;對內則啟動垃圾分類,推行「禁塑令」,落實減排措施。

中國科學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院研究員及世界生態組織中國代表處首席科學家甄光明表示,目前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已經超過415ppm,去年地球平均氣溫增幅也超過攝氏1.1度,若超越攝氏1.5至2.0度的臨界點,將引發惡性循環並出現無數天災,危害人類生命。全球每年超過3億噸的塑料產量中,回收比例僅14%,而海洋廢塑料更已超過一億噸。

COP26大會主席岑浩文(Alok Sharma)的哽咽致歉已告訴大家這或許又是個「拖字訣協議」。(路透圖片)

COP26大會主席岑浩文(Alok Sharma)的哽咽致歉已告訴大家這或許又是個「拖字訣協議」。(路透圖片)

事實上,現時人類仍未有塑料取代方案,因此以推動塑料製品減少、重用、循環再生等為減碳方法。對於未來,各國都以生物塑料(如可降解的聚乳酸)或混合塑料(如木塑/植塑)為目標,當中以生物塑料最為普遍,生物塑料包含了「生物基材料」(以動植物如甲殼/澱粉/秸稈/纖維素等為原料)和「生物降解塑料」(如可降解的聚合物)兩大類。

生物降解塑料(Biodegradable Plastics)的定義是,產品可完全降解成二氧化碳和水,而且對降解時間也有要求。現時最普遍及產量最高的生物降解塑料是聚乳酸(Polylactic Acid, PLA),PLA廣泛使用在食品包裝業和消費電子產品業,共混改性PLA更可用於要求更高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甚至是工業器材上。

生物降解塑料作為環保材料的領航角色任重道遠,而且面對不少挑戰,如生產成本高昂、物性限制、上流原材料穩定性和消費者習慣等。相信有待各國政府增加對生產商的補貼和支援,並立法強制使用生物降解塑料,才有望成為主流原材料。

全球每年超過3億噸的塑料產量中,回收比例僅14%,而海洋廢塑料更已超過一億噸。(路透資料圖片)

全球每年超過3億噸的塑料產量中,回收比例僅14%,而海洋廢塑料更已超過一億噸。(路透資料圖片)

更多廖錦興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