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996 vs 1075 (高天佑)

By on November 2,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據身在北京字節的朋友證實,該集團內聯網昨日更新了《中國大陸加班管理規定》文件,明確規定下班時間為傍晚7時,每星期工作5天,周六日不上班;每次加班要向上級領導申請,須有合理理由才可獲批准,每日最多加班3小時,每月最多36小時,集團總部每兩個月審核各部門及團隊加班合規情況。

由於字節的上班打卡時間向來是朝早10點,該集團員工把新的工時制度形容為「1075」,意指朝10晚7、每周5天。作為比較,阿里巴巴(09988)、騰訊(00700)等內地網企以往的工時制度被稱為「996」(儘管未必有明文規定),即是朝9晚9、每周6天,這種超長工時也有人視之為中國科網業核心競爭力之一,阿里老闆馬雲就曾說過「996是福報」。

超長工時有人視之為中國科網業核心競爭力之一,阿里老闆馬雲就曾說過「996是福報」。(路透資料圖片)

超長工時有人視之為中國科網業核心競爭力之一,阿里老闆馬雲就曾說過「996是福報」。(路透資料圖片)

更甚者,拼多多、快手(01024)等部分網企去年進一步推行「大小周」工作制度,要求員工簽署《硬核奮鬥者協議》,自願於周六日上班工作,「長周返七日,短周返六日」,意味每個月只能放假兩天,非常硬核(hardcore)。

正如筆者此前曾經指出,有別於十九世紀Charles Dickens筆下那些無良廠長,現在的科網企業要求員工瘋狂加班,並非因為「孤寒刻薄」不願意聘用更多人手分擔工作,而是基於科網行業生態獨特,企業往往須高薪聘請少數頂尖精英,再把他們「用到盡」,以維持競爭力。舉例說,富士康一條生產線若須趕工,大可增聘兩倍工人,改行24小時「三班倒」,每班做完8小時後交給下一班同事接手;但科網programing及研發講究連貫性和匠心獨運,一個程式員寫完8小時code,很難交予其他人接力;加以科網產品注重快速迭代,一款軟件比對手早半日update新功能,隨時便是勝負存亡關鍵;在此情況下,網企怎可能不期望麾下精英員工像個機械人,24小時運作。

字節向來為員工提供雙倍時薪加班補水,還有晚餐和消夜津貼、打車報銷等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字節向來為員工提供雙倍時薪加班補水,還有晚餐和消夜津貼、打車報銷等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盲目加班造成少子化

事實上,這種「壓榨少數精英」模式由矽谷的Google和Facebook開創(Tesla也是表表者),中國網企只不過進一步發揚光大。然而,此番風氣在中國呈惡性蔓延趨勢,愈來愈多企業(包括製造業、服務業等傳統行業)管理層「有樣學樣」,盲目要求員工「996」加班,結果引致所謂「內捲化」低效競爭現象,隨後又在年輕人群體衍生「躺平」消極應對心態,甚至被視為有份造成「少子化」危機(年輕人加班太多、競爭太大而不願生育)。

自從中央政府8月份提出「共同富裕」方針,多家互聯網「大廠」相繼整改,取消「996」制度(至少表面上),限制員工過度加班。字節跳動昨日開始實施的「1075」,則是與「996」相反之另一極端,事關每日返工9小時(還未扣除lunch放飯)、每周上班5天,簡直猶如基層公務員工作環境。

須知道,身為抖音母公司,字節remuneration package在內地業界數一數二,招聘應屆生(fresh grad)起薪點每年達20萬元人民幣以上,尚未計誘人的待上市股權獎勵(這方面比阿里和騰訊更肥美),所以吸引大量清北尖子爭崩頭投考,他們也「食得鹹魚抵得渴」,預了要瘋狂加班;但現在說改行「公務員工作制」,卻可享豐厚package,塵世間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字節跳動昨日明文規定上班時間為朝十晚七,每星期工作五天;每次加班要向上級領導申請。(路透資料圖片)

字節跳動昨日明文規定上班時間為朝十晚七,每星期工作五天;每次加班要向上級領導申請。(路透資料圖片)

員工憂變WFH無償OT

故此,不少字節朋友都認為今次改制恐怕只是表面工夫。就似香港很多大型銀行、會計師行、律師行近年都推動work-life balance、限制OT,每日傍晚6點半有管理層在office巡場「趕人」,但實際上員工workload並無減少,只不過把工作帶回家裏WFH加班。

再者,所謂朝廷不養餓兵,字節向來為員工提供雙倍時薪加班補水(節假日更達3倍),還有晚餐和消夜津貼、打車報銷等等,這些額外收入往往佔員工月尾份糧超過三分之一,而現在名義上嚴限加班,可能導致變相減薪,改為「WFH無償OT」。

字節在內部使用自家研發的飛書辦公軟件(lark,相當於阿里「釘釘」)進行溝通及協調工作,員工只要拿着一部手機,無論身處office或屋企都可如常辦公。有字節人笑說,公司倘真心嚴限加班,應仿效國家網信辦「規管未成年人打機」,每晚7時後禁止員工登入lark,那才是功德無量。

無論如何,一想到字節準備在香港IPO,員工們望着手上options,不管996抑或1075,相信都會充滿工作動力。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騰訊等內地網企,以往的工時制度被稱為「996」,即是朝9晚9、每周6天。(法新社資料圖片)

騰訊等內地網企,以往的工時制度被稱為「996」,即是朝9晚9、每周6天。(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