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換臉駭人聽聞 P圖可能犯法 (高天佑)

By on October 27,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數碼技術日益以假亂真,P圖打假將成一大挑戰。(Freepik網上圖片)

數碼技術日益以假亂真,P圖打假將成一大挑戰。(Freepik網上圖片)

今時今日,P圖(修圖)已成網絡世代必備技能之一,出街影相後第一時間執靚個樣再po上網,尤其隨着手機那麼多功能,彈指一鍵可令顏值大增。然而,內地社交平台「小紅書」剛被官媒點名批評,指該平台P圖泛濫,造成不良風氣。挪威早前已立法,任何人在社交平台上載P圖而未說明,即屬犯法。

台灣也發生駭人聽聞「換臉案」,有人用AI把大量色情視頻女主角換為女明星樣貌,被警方拘捕。這些事件顯示數碼技術日益以假亂真,P圖打假將成一大挑戰。

風景也「照騙」 旅客嘆中伏

成立於2013年的「小紅書」,其創辦人為八十後「學霸」毛文超,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獲史丹福大學MBA學位。由於《毛(澤東)語錄》向來稱為小紅書,該公司創辦人恰巧又姓毛,一度惹人猜測其背景,不過毛文超出身於武漢普通家庭,白手起家,並非「紅N代」。

「小紅書」的定位近乎於Pinterest再加上Instagram,最初是讓用戶以照片記錄及分享日常生活,後來逐漸演變為各種大眾和小眾興趣群體的集中地,具備長尾化特質,深受着重個性的九五後、零零後世代歡迎。據內地研究機構千瓜數據分析,「小紅書」活躍用戶結構非常年輕,18至34歲用戶佔比達83.3%,女性用戶比率更高達90.4%,男性僅佔9.6%。

「小紅書」發出道歉聲明,承認平台上一些旅遊照「過度美化」,令網民有被騙感覺,強調日後會加強審核。(路透資料圖片)

「小紅書」發出道歉聲明,承認平台上一些旅遊照「過度美化」,令網民有被騙感覺,強調日後會加強審核。(路透資料圖片)

既以年輕女性用戶為主,她們的視覺審美標準一般較高,所以「小紅書」上的照片首先必須夠「靚」,才易獲得點擊、讚好和傳播。講求審美原屬好事,但很多網紅為了博取流量,「P圖」日益走火入魔,除了執靚自己的眼耳口鼻,近日更流行對風景照片也「狂執」一番,例如把內陸省份一些普通農村泥灘,P到猶如馬爾代夫般水清沙幼、藍天白雲,簡直驚艷,結果吸引不少旅客實地到訪後,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大呼中伏,這正是多家官媒向「小紅書」發炮的肇因。

「小紅書」已發表道歉聲明,承認該平台一些旅遊照片「過度美化」,令網民產生被騙的感覺,強調日後會加強審核,打擊「照騙」行為。

挪威打擊執相 過猶不及

事實上,「P圖」和「照騙」屬數碼時代泛濫現象,北歐挪威國會今年6月份以72票贊成、15票反對,通過一項法案,規定任何人在社交平台上載經過加工的照片時,必須具體標明「P」過之處,包括調整膚色、磨滑皮膚、增大眼睛、增厚嘴唇、修細腰、變長腿、增加肌肉等等,否則即屬犯法,可被罰款甚至監禁。

不過,這項新法也惹起不少爭議,例如攝影師為客戶拍攝結婚照片後通常都會修圖,把新娘新郎稍為「變靚啲」,又會調節光線和氣氛,那麼一對新人在Facebook上載照片時,是否也要詳細交代被「執」過哪些地方?

挪威早前已立法,任何人在社交平台上載P圖而未說明,即屬犯法。(Freepik網上圖片)

挪威早前已立法,任何人在社交平台上載P圖而未說明,即屬犯法。(Freepik網上圖片)

比P圖更令人髮指的是AI換臉,台灣兩名網紅「小玉」和「笑笑」上周遭當地警方拘捕,他們涉嫌利用deepfake人工智能技術,把大量色情視頻女主角換成蔡依林、雞排妹、郭書瑤等女明星樣貌,效果幾可亂真,再在黑市渠道出售這些短片,估計至今獲利約1100萬元新台幣(約308萬港元)。

隨着電腦性能及AI技術進步,以往只有荷里活頂級製作室才做到的影片換臉效果,現已走入尋常百姓家,任何人用一部Macbook Pro級數電腦,再加上一定編程知識,願花大量時間,便不難把電影中的阿諾舒華辛力加換成自己樣貌,甚至像「小玉」般進行色情犯罪,此操作伎倆將為數碼打假帶來新挑戰。

不過話說回來,內地官媒自己也很掌握「P圖」和「換臉」的玩法,例如在天災發生後,把地方領導人P上災場照片,讓人以為他親身到場視察;又或者在李雲迪嫖妓被拘後,在電視綜藝節目上把他「消失掉」,堪稱出神入化,希望今後不至於「只准官媒P相,不准網民修圖」。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