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開卷擇讀追溯本源 (車品覺)

By on October 20, 2021

本文作者車品覺,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阿里巴巴集團前副總裁,為《信報》撰寫專欄「全民大數據」

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關係長期住在內地,留給了筆者人生最精采的片段,在杭州工作時遇上不少奇人奇事,其中可算上這位國學大師。初次見面時朋友介紹「伍哥」,他精通《易經》,又喜歡研究歷史,筆者稱他為伍哥,其實這稱謂與他的年紀並不匹配,皆因對方是一位80歲的老頑童,被迫就範叫他「哥」而已。

在杭州的6年間,筆者與這位忘年之交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忽然有一天,伍哥煞有介事地請我到他的書齋,鄭重地說我與他其實是同行!接着伍哥說:「你玩的是大數據,而我研究的是大文案;你分析的是業務,我分析的是歷史上的懸案。」伍哥分享了他研究古文的心得,然後總結成9個字:時間鏈、共時面、關鍵詞。原來運用這9個字來看古文,別有一番洞天。

就中國文化而言,有10部書可以作為代表:《易經》、《詩經》、《尚書》、《春秋左傳》、《禮記》、《論語》、《孟子》、《荀子》、《老子》和《莊子》。(Freepik網上圖片)

就中國文化而言,有10部書可以作為代表:《易經》、《詩經》、《尚書》、《春秋左傳》、《禮記》、《論語》、《孟子》、《荀子》、《老子》和《莊子》。(Freepik網上圖片)

書齋的藏書甚豐,他手中拿着一本書叫《書讀完了》,接着對我說會不會認為作者太狂妄。話說這書的作者金克木先生,字止默,筆名辛竹,上世紀三十年代到北京求學,曾在北京大學圖書館任職員,同時懂得英、法、德等多種語言。1941年,他經緬甸到印度,任中文報紙編輯,學習印地語和梵語,及後到印度佛教聖地鹿野苑鑽研佛學,同時跟隨印度著名學者學習梵文和巴厘文。金先生和季羨林、張中行、鄧廣銘一起被稱為「燕園四老」。

伍哥繼續說金先生的《書讀完了》,其目的並不在於自誇,而是提醒大家在浩如煙海的書林裏,要選擇地讀,要讀那些經得起時間考驗、揭示世界大本大源的書籍。金先生列出關於東西方文化典籍的書單,就中國文化而言,有10部書可以作為代表:《易經》、《詩經》、《尚書》、《春秋左傳》、《禮記》、《論語》、《孟子》、《荀子》、《老子》和《莊子》。一個人如果真的把這些涉及到本源的經典讀完了,在人文學科方面,還真的算是書讀完了。因為其他方面的書,都不外乎是在註解、引申這些經典。

可見文獻書籍雖多,但涉及本源的經典寥寥可數。這個觀點在Danny Dorling的新書《大減速》有相同的說法,他認為過去數十年資料是多了,但以複製行為居多,做成的價值仍不如想像般大。

在浩如煙海的書林裏,要選擇地讀,要讀那些經得起時間考驗、揭示世界大本大源的書籍。(Freepik網上圖片)

在浩如煙海的書林裏,要選擇地讀,要讀那些經得起時間考驗、揭示世界大本大源的書籍。(Freepik網上圖片)

更多車品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