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潔淨能源規劃有法 (鄧淑明博士)

By on August 25, 2021

本文作者鄧淑明博士,為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國際能源署預計,風和太陽能到2024年會超越煤炭,成為最大的發電來源,提供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電力。(路透資料圖片)

國際能源署預計,風和太陽能到2024年會超越煤炭,成為最大的發電來源,提供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電力。(路透資料圖片)

早前中電(00002)宣布,其全資附屬公司將興建全澳洲首個淨零碳排放混合氫氣的燃氣電廠,並於數年後投產,為當地提供更可靠、潔淨及價格合理的電力,令我羨慕不已。

本港討論零碳排放的潔淨能源多年,例如港燈(02638)早年便耗資千萬二興建南丫島風力發電站,中電則研究在香港東南水域發展一個可達200兆瓦的海上風力發電場,不過往日技術昂貴,不符合經濟效益。幸好近年相關技術已改良及更成熟,據報目前造價已回落至經濟可行水平。

國際能源署(IEA)預計,風和太陽能這兩項可再生能源到2024年會超越煤炭,成為最大的發電來源,提供全世界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電力。可再生能源增長強勁,有賴近年成本下降,國際再生能源總署(IRENA)指出,2010年至2018年間太陽能光伏電站的發電成本下降了近八成。

一台發電風車通常只有30年的使用壽命,因此精準的規劃至關重要。(Freepik網上圖片)

一台發電風車通常只有30年的使用壽命,因此精準的規劃至關重要。(Freepik網上圖片)

話雖如此,這些基建計劃投資每每以億元計,而且一台發電風車通常只有30年的使用壽命,因此精準的規劃至關重要,不少企業因此運用地理資訊系統(GIS)。

例如業務遍及歐美和澳洲、有近40年歷史的Renewable Energy Systems(RES),過去大多從事風能項目,因為成本較低,但近年太陽能技術成本急劇下降,情況有所改變。然而,太陽能和風能項目是否符合成本效益,除了硬件之外,更重要的是選址,包括地形、坡度、土壤組成、海拔、風速、海浪、水流、航道,是否靠近電線和現有基礎設施,以及天氣和海床變化的歷史數據等,才可準確地計算成本。由於牽涉多種資訊,RES不單使用GIS來分析,更藉此發掘有潛質的位置。而愛爾蘭的Mainstream Renewable Power則透過GIS建立複雜的預測模型,並創建海底的3D時間序列地圖,顯示海底將來可能發生的變化,以了解氣候變化和海流等因素如何影響揀選擬興建風力發電場的地點。

中電早前宣布,其全資附屬公司將興建全澳洲首個淨零碳排放混合氫氣的燃氣電廠,並於數年後投產。(信報資料圖片)

中電早前宣布,其全資附屬公司將興建全澳洲首個淨零碳排放混合氫氣的燃氣電廠,並於數年後投產。(信報資料圖片)

《福布斯》全球2000大公型企業之一的挪威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商Equinor,其員工從工程到業務拓展也體驗到GIS互動地圖的便利。過去他們要做報告或查詢地圖數據,往往需要假手於測繪部門,現在呢?他們可在自己電腦上的互動地圖自行尋找資料,提高效率之餘,以數據為依歸的決策更有力。

今年中電迎來在港成立120周年,我期望中電能以GIS這些先進科技,為港人引進可持續的綠色能源,令我們也可享有更可靠、潔淨及價格合理的電力。

(編者按:鄧淑明博士最新著作《你未來就緒嗎?》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鄧淑明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