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掌門人Sam Altman教你複製矽谷成功路

By on November 5, 2014

20141105005a

本文作者Sam Altman受FT之約寫了一篇文章談論矽谷的成功模式:Why Silicon Valley Works

Startup公司的自然狀態就是走向死亡,大多數Startup公司在早期階段需要好多奇跡才能逃離這種命運。但是矽谷人際網路的密度和廣度確實有時能夠讓初創公司「欺騙死神」。

矽谷能夠運轉,因為有很密集的人致力於創業,而他們傾向於相互幫助。其他技術中心也有這個特點,這也是「Metcalfe定律」的例子:某個網絡的效用,跟網絡裡的nodes數量的平方成正比,而矽谷有比其他多很多的nodes。

220px-Metcalfe-Network-Effect.svg

關於YC,一個最大的誤解就是:你要想從這個網絡裡獲取價值,你得事先擁有一些關係。但很明顯,你根本不用!如果你在創造一些好東西,自然有人來幫助你。通常你可以直接向你剛遇到的人求助,只要你不煩人,他們通常都不會介意。

我現在運營的YC給很多startup一小筆資金和一大堆建議,我們每年都辦兩批,我們這網絡有效的原因,在於有很強連結。Startup公司的創始人通常與早期投資者非常緊密,而與較後期的投資者沒那麼緊密。因此,YC裡創辦人之間都很願意相互扶持,有時是直接去當顧客或投資,有時當推薦人,有時是建議和投資聯繫,不過通常就是精神的支持。

我經常會問這些創辦人們,在YC的經歷中最讓他們驚喜是什麼,通常回答是:YC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一個「meta-company」。是的,大約700個YC培育公司已經是獨立的法人,不過這種連結是如此緊密,以至於所有公司都從互相幫助中獲得了很多收益。大多創辦人告訴我們,他們從其他創辦人那裡得到的幫助很多,超過了自己公司裡的朋友、諮詢者和投資者的總和。他們大多在選擇使用某個產品時,都願意最先嘗試用YC系公司的產品。

這就是我看到的未來 -- 很多獨立的公司自由地聯結在一起。

我經常會問一個問題,怎樣在其他地方複製矽谷的成功。大多數人意識到,創業公司的世界大大得益於網絡效應,並且還認為幾乎不可能在其他地方複製這種必要的網絡密度。但我的經驗是:如果有幾千個人和合理的資金,複製是可行的。

我想還需要其他兩樣:一片由最關心創業和技術的有抱負的人組成的區域,和對長期報酬的關注。大多數城市都有一個主導的領域:紐約是金融,華盛頓是政治,洛杉磯是電影,三藩市是創業。如果創業排在第二位的話,那麼要複製矽谷的環境就很難了。

在矽谷,關注長期收益也很重要。幾乎每個人都想富有,但是他們都願意等待。揮霍並不那麼Cool,沒多少人開著法拉利,談論自己的度假別墅。不像其他城市裡的人他們大多關心本年度的現金補償,矽谷人更多關注股權而非薪金(當然,我得假設他們能承擔幾乎失控的居住成本,這大概就是矽谷現在最大的敗筆了)。要創建產生巨大影響的公司的關鍵在於,以短期的成本為代價來賺取長期利益,因為這樣的公司要花很長時間。

原文:36Kr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