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餐廳彈性折扣吸客 (Eatigo 方安生)

By on March 19, 2021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方安生表示,Eatigo平台只按人數收取費用,目標是吸納新客之餘,亦令舊客多用服務。(朱美俞攝)

方安生表示,Eatigo平台只按人數收取費用,目標是吸納新客之餘,亦令舊客多用服務。(朱美俞攝)

本港晚市限制堂食人數,顧客疫下傾向外賣用餐;食肆門店冷清,設法催谷消費人流成為生存之道。來自泰國的初創企業Eatigo,為餐廳提供訂座服務,更在不同時段設優惠,利誘精明食客主動惠顧。今次請來其區域策略夥伴主管方安生,回顧公司生意起跌,傳授疫市吸客心得。

主持:(朱)朱美俞 《信報》科技記者

嘉賓:(方)方安生 Eatigo區域策略夥伴主管

朱:公司近幾年才進駐本港,惟市場有扎根多年的業界龍頭,你們市場如何定位?

方:Eatigo進駐本港三年多,現約有150萬註冊用戶;另一港產飲食評值平台已扎根本地市場20年,估計用戶多達700萬人。若以「過江龍」身份硬撼對手,實在難以匹敵;惟平台不會因此卻步,致力向港人提供訂座及折扣優惠,冀把酒店預訂App概念帶至飲食業。

來自泰國的Eatigo,為餐廳提供訂座服務,更可按時段給予折扣。(Eatigo網上圖片)

來自泰國的Eatigo,為餐廳提供訂座服務,更可按時段給予折扣。(Eatigo網上圖片)

以商業區餐廳為例,平日營業高峰期一般為午市12至1時、晚市6至8時,Eatigo夥拍餐廳夥伴,在淡市時段向客人提供彈性折扣優惠,藉此填補餐廳空檔,以招攬更多生意機會。

按人頭收費 分四級制

朱:疫情衝擊飲食業,不少餐廳結業止血,有否影響公司業務?你們又如何求存?

方:自去年疫情襲港,平台上每月平均有數間餐廳,因營業困難而停用Eatigo服務。事實上,公司業務自2019年社運事件起已受影響,當時預訂量較平日下跌兩成;2020年受疫情打擊,晚市堂食及食客人數均受限制,平台預訂量因而減半。

我們唯一可做的是收緊推廣活動,並致力提高用戶體驗;把以往對外吸新客的焦點,轉移至對內客戶關係管理(CRM),藉抽獎及送禮等活動,維持現有客源。

公司另推出外賣自取服務,冀藉此拓展收入來源,並完善用戶體驗,現時訂座方面,平均每天錄得4至5位數字收入;團隊期望,未來平台上一成的訂座用戶,兼用外賣服務。

Eatigo進駐香港三年多,現約有150萬註冊用戶。(Eatigo網上圖片)

Eatigo進駐香港三年多,現約有150萬註冊用戶。(Eatigo網上圖片)

朱:可否講解你們的收入模式?

方:Eatigo採取「不成功不收費」策略,成功為餐廳帶來一名客人,才逐次計算費用。公司以高檔餐廳(如自助餐)、中檔餐廳(如扒房)、本地小食店(如蛋撻店)及飲品店(如奶茶店),劃分4個收費級別。以人均消費200港元的餐廳為例,平台向餐廳收取約10%服務費。實際上,公司不知客人最終消費金額;餐廳如何向客人推廣甜品或飲品,以吸納其後續消費等,則不列入Eatigo收費範圍內。

朱:電子消費愈趨盛行,除企業投入應用外,港府擬推行電子消費券。你認為,平台未來該如何站穩陣腳?

方:近期不少市民議論,疫情過後,是否人人變得「Tech-enabled」,掌握研發自家App技術;而平台或中介服務會否被取而代之?然而,平台找到市場定位,即使企業投入自家優惠App,我們亦可協助集團式餐廳作多元推廣。

以一家連鎖薄餅餐廳為例,其在下午茶時段,位於尖沙咀、屯門及沙田的分店人流皆有差異。平台的作用是讓連鎖餐廳經理自行決定,在分店淡市作彈性折扣優惠,變相更易管理人流。

方安生期望,未來平台上一成的訂座用戶,兼用外賣服務。(Eatigo網上圖片)

方安生期望,未來平台上一成的訂座用戶,兼用外賣服務。(Eatigo網上圖片)

以我所見,並非每家餐廳均有經濟能力投資自家App或網站;若經平台吸客,其成本較為相宜,加上公司只按顧客人數收費,這對於初試用服務的餐廳,其門檻相對較低。

疫後擬投放大型廣告

朱:倘疫情受控,在Eatigo業務上,你最期待做什麼?

方:很多時候,飲食業以大型廣告吸客,但公司現時不宜做此事。政府若有一天把疫情成功「清零」,或全部港人都選擇打疫苗,社會相安無事,屆時我最想投放更多大型廣告。外賣跟堂食體驗始終很不同,客人跟朋友用膳聊天時,或多叫一份甜品或飲品,有利餐廳業務發展;我最期待屆時跟大家一起外出用餐。待疫情過後,餐廳能回歸Eatigo,一起推廣業務。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